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快递
亲近遥远
作者:李剑 丨 2017-11-5 13:32:05 丨  阅读(427) 丨 收藏
拥抱生活的诗意书写

    陈文邦 

    短短四年多的时间,李剑就拿出这么一本有斤两的书稿来!冬夜温暖的灯光下,我再次翻阅一篇篇熟悉的文字。
    早在2009年,我就给李剑写过一篇文字,一篇评论他《高原拜读》的诗评:“读罢李剑兄的《高原拜读》,我并没有随其粗犷豪迈迎风呼啸,而是陷入了一种把一幅幅画面揉拢又展开的理性审视。我想获得的不是对初识高原激情放歌的解读,一片风光加一点小感悟的诗篇读得太多了,正如对人世间的小闹剧看得太多了一样;真正撼动我的是诗人在寻得一个向往中的绮丽高度后的心灵内视,以及在这内视中超越自然的高原发现。”现在翻出这篇《心灵自在的高原》,说明我这位老同学不仅写散文,早就写过激情澎湃的诗了。再往前,在1978年自贡师范学校同窗时,他作文本上“左手一片云,右手一朵霞”的句子以及发表在《民族文学》上的散文诗《生命的故事》等,都早已显现了其不凡的文学才华。
    后来,在2011年又写过一篇评论李剑散文的文章。那时,从事机关工作多年的他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略作休整,便又提起那支他始终不肯丢弃的文学之笔,把泉涌般的文思描画得感性迷人。李剑写文章重艺术感觉,文字也就较多对艺术感觉的诗意表达,但不着意雕琢,不浓得化不开,到像是从清水里摘取的几片水草,青青绿绿的,没沾污泥,也没有硬壳或软体的寄生物,干干净净,清新亮眼。
    游漓江,他写了《如情似梦漓江水》:“还没在意,什么时候江上泛起一片片波光,比刚才鱼鹰的目光多了些好奇和惊喜。我有一种被暴露的感觉,无处藏身、无处退让,人也变得透明起来。”大自然向你展示了美,似乎也要你把自身的美展示给她看。李剑及时捕捉到了这一点,他的“被暴露”也呈现于无一修辞手法的朴实文字,自身的“透明”变为了一种毫无矫饰的情感升华。
    没有功利色彩,不用官场语言,全按自己的审美爱好,从自己观察的角度,写自己的艺术感觉。这是我读李剑散文感觉很鲜明、突出的一点。“青山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漓江躺在青山间”,面对人们几乎写烂了的漓江,能从自己的感觉中拈出这样有灵气的句子,该是很不容易的了。
    如果说《如情似梦漓江水》是一幅色彩明丽的水彩画,那么《孔雀般美丽的芒市》就是一幅笔画精到的工笔画了。这工笔主要表现在写吃晚餐那一部分。景颇族人独特的牛肉吃法,身着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的以歌敬酒,我们第一次吃“手抓饭”的可笑样儿,叙写详尽,刻画生动传神,读着读着,一行行文字就把你拉进那菜香歌欢的小木屋里。在对少数民族就餐独有特征的描述中,李剑很自然地借主人的介绍,点出“五个少数民族与汉族人民在这里和谐相处”这一题旨。当然,既然是“孔雀般美丽的”地方,就少不了对孔雀的描写:“目光游动在遮天的树枝间,猛一惊:哪来这么大的花?细看,却是几只美丽的孔雀,如贵妇人着一身丝质旗袍似的端坐在树上,透着一种恬淡悠闲味。”这是就餐前进景区时看见的。“隐隐约约能看到树上一团团栖息的孔雀,想必是在一个色彩斑斓的梦中了。”这是“吃完饭,天已黑”时看见的。这两处文字一变写进餐的素描而为华丽的词语,精妙的比喻与联想更平添了孔雀的美丽,也由这孔雀之美,赋之于文末飞机上的回望,写出芒市之美。
    李剑写得最多的是游记。从家乡到南疆北国,再到国门之外,脚板印留下了的地方也大多有文字留下。游记成了他的拿手好活,好些篇章朋友们一说起就赞声不断。
   “我走向祭祀台,被高高的山峰所托举着,以一颗虔诚的心,以一颗敬畏的心,亲近冰川、亲近遥远,触手可及的都是曾经的梦幻,但远古的呼唤又在弥散成更加广袤的天外之天,晶莹的冰川凝结而成的正是那对永恒的期盼……”李剑用《亲近遥远》作为本书的书名,我想,这既有对古老冰川等景物在空间上的亲近,也有对“曾经的梦幻”“永恒的期盼”在时间上的亲近。
    李剑的老家系列就是在时间上对“遥远”的亲近。“人生最温暖的是母亲的怀抱,还有就是那像襁褓一样温暖过你的那个地方——老家。它伴随了你童年的日子,温暖着你一生的记忆。”这个云南草坝上依三则村的彝族后代,用朴实的语言写村头那棵木棉树,给我们讲他的二爹二妈,静静读来,常常被其深情感动。书写生命中珍贵的记忆,不需要华丽的语言,只要真情灌注,文字自然生辉。
    当然,对遥远的亲近是立足于今天的。今天的生活在李剑的笔下也是精彩纷呈。《知音一曲如流水》抓着古琴演奏家演奏中突然停电的瞬间,写古琴家在黑暗中流水般的演奏以及观众走上舞台打开手机上的电筒照亮舞台照亮琴声的情景,那映亮琴声的点点星光令人难忘,也令人感慨。《足的阳光浴》则好玩有趣,这种情趣看似闲淡,实则充满对生活的热爱。“闲走于山水之间,在山环水抱中,去感受生命绽放的美,让灵魂走出了躯壳,感悟人生与万物;静坐于一盏香茗之前,耳边流淌着一脉古琴曲,让神随声远、意在茶中,去品味一段慢时光。”《淡淡桂花香》是一篇散发着桂花酒香的美文,文中的这段话似乎是对李剑现在生活状态的很好概括。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生活必然有丰厚的回馈,涉笔成趣、落笔成章的背后,是一个时时涌动着诗情的阔大胸怀。这是我读李剑散文的又一个深刻感受。
    我出集子《荷塘上的飞翔》时,李剑给我作序,李剑要出书了,我为他作序。这不成了相互吹捧吗?就算是吧,但这“相互吹捧”中有深深的情意在。我们是三十八年的老同学,是平日里喜欢玩手串的串友,是偶尔小聚的酒友,当然,更是老来还常写诗作文的文友。在生活中加快脚步,在键盘上放慢脚步,把着一杯老酒,我相信:李剑会写出他期望中的好作品。
    李剑是个重情的人,老同学的这份情谊我都落在文字里了。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