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赵清源短篇小说二题(之九)
作者:赵 清 源 哈尔滨 丨 2017-12-7 13:33:35 丨  阅读(1620) 丨 收藏




一头老公牛的思索 

      赵清源  

眼前的这头老公牛,脾气是挺怪异的,它这会儿,仅是顺眼一瞥那由城里来的高处长,心里就聚起了盘子大小的一块硬疙瘩;接着它更加怨怼不小地想,哼,你瞅瞅他那熊样,昨天夜里他准是又去泡小姐了,要不然,你瞧他那两只大黑眼圈子,怎么就又深又重的,准是贪大伤了身子,才那样一脸的死灰气,多他妈的没个精气神儿哟?唔,可以肯定地说,像他这样的东西,一般都不可能是个好饼!

此刻,空中挂着一坨不死不活的云块,又越聚越重,在晃晃荡荡地游动着,这很是令牛心不爽。

随后,这头老公牛又用自己的那双大眼珠子,眄了一眼高处长身边的那个女人,心中就又一凛,接着便又翻腾下来了,嘁,听人们都管她叫齐秘书,是高处长从城里带来陪他游山玩水的。不过你再看看她那一副夸张样儿,两只不大的眼睛上,全贴着些个人造眼睫毛;嘴唇子抹得通红,活像刚吃完死孩子一样;身上穿的那几片高级纱质衣裙,还露着肉哩,跟没穿也差不了多少,就像光着腚一样。呃,要说现在那些个当秘书的,可真有不少都不是什么好玩艺儿的,再瞧瞧她那妖冶劲,以及她那浪荡张狂劲,想来她也准不是个什么正经货色!

然而想归想,想又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呢?大势所趋,现实就是如此风气,谁又能对他们有个什么好办法?因而,这头老公牛想罢这些之后,就只能哞地喷出一口粗气,动动四只蹄子,又很无奈地掐断了这些思绪,转尔它就想起了自己的心事,唉,真是没辙哟,谁让我的命运如此了?那本乡王乡长,派人牵我来,就是要我给人家拉车的,那我今天,就得出大力流大汗地拉着这一对狗男女,到水库边上去溜达了,呃呃呃,这可真是一件倒霉的苦差事啊。听那乡办公室里的人们,都在不停地恭维着他俩,而那高处长和齐秘书,却还总是笑嘻嘻地谦称自己是什么人民的公仆。嗐,他们可别逗了,他们可别扯了,他们可别再净挑漂亮话说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这么些年,看到那些个叫公仆的人就多了去了,而他们却全是坐车的主儿;反倒是那些叫主人的下等人,那些弱势群体们,才尽是推车的、蹬车的、拉车的,担浆引车者流嘛。事情全调过来了,反了个儿了,公仆坐车,主人拉车,这可笑不,这幽默不?可眼下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见怪不怪,熟视无睹,人们都血招儿没有,更何况我这头不起眼的老公牛了?我今天可只能是,有劲你就豁出命地去拉车吧……

是的,这头老公牛的确挺有头脑,而且也是比较了解情况的。那由城里来的高处长,只要一有闲空,他就带上这位齐秘书,来这乡下里游逛一遭;他高处长觉得这种户外活动,可真是惬意开心极了,每次他都玩得尽兴尽致、留连忘返,然后他们才能崴回到城里去。这十三里河乡的王乡长,是高处长多年的至交了,每次高处长的小汽车一到,王乡长就早早站在大门口迎候着了;然后,王乡长就忙活着跑前跑后,去给高处长他们全方位地安排下来。那高处长领着齐秘书,从小汽车里一钻出来,先是在王乡长这里肥吃肥喝一顿,接着再打一会儿牌,而将那什么“三下乡”、“五扶贫”之类的业务,全给忘到脑后去了;而后他们还有其他活动,还要再到崇峰水库边上去走一走、转一转、兜兜风、钓钓鱼什么的。那崇峰水库,离这乡政府十几里地远,其实他们要去钓鱼,那也只是一种形式罢了,而更主要的原因,还是那水库边上,极为僻静方便,高处长他就能和齐秘书在那里亲密一番,那才是他所要追求的实质性内容。

但有些事情也不全遂人愿,又因为由乡政府到水库边上,那段路程目前还没有修公路,山路挺不好走的,高处长和齐秘书,每次到来后,就都得由王乡长专门为他们找来一辆牛车,拉着这两块臭肉,一点一点地爬行上去。

眼下这会儿,那王乡长把鞭子交给了高处长之后,就诡谲地眨眨那对小眼睛,笑着说,高处长,您老兄早就憋足力气了吧?可得关照好人家齐秘书哟,得让人家玩得开心满意才行嘛。他说完,又挤挤那一双小眼睛,显现出他那一肚子里都是鬼道道的为人品行。

要说那齐秘书,其实她本是个很有城府的女人,但她却故意假装没听见,只是一麻搭眼睛,身子又一扭,将脸拧到一边去了。她根本就不想听这些杂七杂八的闲言碎语,一副我行我素的派头。她所追求的,当然同样也是,那水库边上的实质性的内容了。

高处长听了,也只是笑了笑,扬起一只胖手,自鸣得意地对王乡长说,放心吧,老弟,咱壮着哩,绝对没问题儿呐!

王乡长立刻心领神会,又忙说,那就好,那就好哇!他历来得过高处长的许多好处,比如他们就共同私分过对农民的补助款、救济款什么的,这自不必细说;所以他就只能是极尽奉承迎合地说,高,高,实在是高,这真是令人佩服得很啊!

高处长又望了王乡长一眼,再理理自己那头上已经有些稀疏的头发,依然感到很满意,脸上始终凝着笑意;他又侧身瞭一眼齐秘书,想想也该动身了,就对王乡长说,好了,王乡长,那你请回吧。

是的,是的,我回,我这就回了。王乡长很知趣,他只能给高处长和齐秘书负责后勤安排。而他若再过分地也跟了去,那对高处长可就很有些不方便了,那也就会碍了人家眼的,分明就是帮了人家的倒忙,他自然是不能跟着去的。他就又向高处长招招手,说,晚上可要早点回来,酒菜我都给你们准备下了,夜里的房间,我也都给你们安排停当嘞!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