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荣州培训收获记
作者:陈有刚 丨 2017-12-19 13:33:59 丨  阅读(139) 丨 收藏

我参加的各种文学民间团体不少,但近年来受“面对文学,背对文坛”的影响,参加的热情不高——不是清高,而是觉得闹哄哄的文坛里总是不好表情,收获不大。

加上现在六旬老人了,对时间更看重了,对文学的独自品味似乎可以让我一样地感觉“岁月静美”了。

 

然而市网协年底的骨干培训通知来了,我唯一身兼的主职让我不好推脱,勉为其难地去了。却没想到收获蛮大的——

 

第一是参观土陶。

 

   孤陋寡闻的我,还不知道荣县是“土陶之乡”。在荣县星罗散布各种烧窑的土陶山上,我大长见识;在一座已经实现天然气燃烧加工的土陶作坊里,看了一个个传统的制作工艺流程。陶工们都在干活路,并非为了我们参观。老板一路陪同,我们和工人交流,看一坨坨泥巴是怎样快速变为生活器具的。

看着看着,我感觉人就应该像那些器皿,不哗众取宠,不故作高雅或下贱,还原成生活中普通实用的物件,散发出泥土的芬芳。我不是故作升华,那时看工人们手脚并用,几分钟就完成一个,想想陶器多实用呀,制作豆瓣呀泡菜呀,发酵米酒呀肥料呀等,无不用这些陶罐,自然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当然,我们惊叹先人智慧的同时,感觉工人们还是很辛苦的。他们成天与泥土打交道,在简易工棚里如机器人一般,长年累月地简单重复劳作,便不是我们强加给他们的快乐了。难怪里面女人多,老人多,唯一有个年轻的32岁陶工,也是15岁就开始在这里干活的,也是老工人了。

过后还想,这些辛苦钱不好找,留不住人,真不知道传统的陶器生产还能坚持多久?

 

第二,听刘成和曹念讲课。

 

   刘成的讲课我是期待的。因为网络文学领域虽然陌生,却是我向往的。而他已是网络“大神”了,大神的玩法自然新鲜而神秘,网神的现身说法因而具有相当的吸引力。我要看他“汉唐明月”的《官场姬》《通途》等12部网络长篇小说是怎样炮制而流传甚广的。

他以优美的文学语言讲了两个小时,让我明白之前我的文字更多是写作而非创作,是记录而不能根本超越……其实我也知道,我自己的写作美其名为“非虚构写作”,但不是很适应时代的需要了,时代已进入穿越魔幻般地想象写作了,可以随心所欲。而我这方面不可能有什么大的突破。也就是说我再努力十年二十年,也变不成唐七公子呀哪怕自贡的郭、周之类了。说我目前“网骨”惭愧,实际“网虫”都算不上,离“网红”也十万八千里……所以培训让我清醒了。

但我的资源就是我曾经的生活履历,几百万字的旧日心迹,记录了我最内心的世界,不可复制的生长背景,以及半个世纪中接触过的形形色色人物等。他们“向上向善”,而我写得“有盐有味”,所以对我来说,聊以自慰的是“大记录”。

然而却是“小情调”。也就是个人情感的氛围重,儿女情长的东西多,处处突出的是个人情怀,就如土陶瓦罐难成大器,如今的年轻人不爱看。适应不了当下的群体阅读习惯,这对我的“大记录”是个打击。

但我也不气馁。

听到那些网络年轻写手,几乎都是用命在熬,如机器人一般地生产文字,承担无比巨大的网络压力,最终如郭熬成“一把把”了,我就更“裹足不前”了。因为我一直把写作定位为“以文养生”,甚至“以文增寿”,信奉王维的“欲知除老病,唯有学无生”,叫我这样玩命我才不干呐!

加上我的写作本源就是草根性,白描手法,通俗表达,自然也把网络作为一个平台,发点东西好,不发也无所谓,自己的朋友圈传下就够了,文字空间里互动一哈就满足了。我才不追求什么好高的点击率,奔什么一年几百万的效益而去……

我不过就是个自媒体,追求文学的自娱性而已。

但我也清楚这是方向。网络只有越来越强大的,网读的人只有越来越多的,不适应只有越来越受淘汰的。但让9000后等后生们去努力吧。因为刘成也说了另一类作家,如路遥等,我更敬仰或接近他们,以为传统的写法更容易站在精神的高点,到了黄昏俯瞰人生求得一种平和感。当然传统作家也在“熬文学”,熬成陈忠实那刀刻般的皱纹,其方式我也做不到,我不会“以文折寿”的。

所以对我来说,“网时代”说到底就是“玩时代”,我对文字没有宗教般的膜拜,就是玩玩。

尽管是玩,私底下我实际在悄悄尝试。决定把我新近创作的言情小说,“苦恋三部曲”之首篇《错爱》挂到自贡文学网上,算是给这次培训一个交代吧。

 

曹念是老朋友。他以流畅通俗的讲解变成“荣县通”了,出乎我的意料,也算受了启发,让我对荣州历史、人文特点等有了比平日更深的了解和感叹。

 

对比之下,那些领导讲话对我这个四十年官场经历的人来说,本该熟悉得亲切,却因为现在的若即若离而失去曾经的吸引力了。但想想,我若处在他们的位置,大概也只能这么讲了。

 

第三,这次培训也是一个交友平台。

 

我们参加培训的19个“网骨”听客,大都貌不起眼,然而一接触才知道是真正的同类。

老舒像个算账先生,语言精练得把你要说的一罗兜话用几颗珠子般的词就解决了;富顺才哥像个庄稼汉,那种接地气的表情语言好痛快;胜秀的朴素在她的文字中,更在她对人的真诚上;“三李”尽管在为大家服务,她们的灵性只用眼神就可触可感了;还有一秋的文学情怀是天然的优美,与之交流如清泉流淌;而检察院、地税局、人大办来的那些朋友,让我知道机关原本也有不少像我这样对文字敏感的人……

所有来的人都成了朋友,大概“臭味相同”吧。

本不想说“主席级别”的人。然而荣县作协主席清哥要说。他老弟是“地主”,晚上本不住宿的,但秘书处还是安排了,恰和我同屋。在我半夜三更睡得正香的时候,外面敲门了,鬼鬼祟祟的声音。无奈开门,清哥出现了,似乎“清不到”自己先前说了不来的话,说只是喝了酒,高兴,要和我“半夜鸡叫”,而我蒙头大睡,任其独欢。只是到了第二天才明白,他老弟是来帮我的,我该万分感谢他呀——没有他来证实,说了“房间里没有幺妹”之类的话,对那些狡黠的眼光,和种种文人的浪漫猜测,我是“百口难辩”的。所以他是“清得到”的。这是一趣,实际玩笑哈!

网协总管华君最年轻,但并不是没有磨炼。参观土陶山的一路车行中,他介绍那条长长的山路是他当年的求学路,一个人走大半天,说了一次雨天回家的情景。细节中让我感同身受,觉得磨炼更成才,相信他会走得更远。这是内心一动,兄弟嘛,祝愿他。

 

对我来说,这次培训倒不是什么“头脑风暴”,而是如上所获。感觉适当的哪怕被动的做个众多听客中的“收音机”,人与人面对面接触和交流中的“对讲机”,行走参观过程中的“照相机”等,说不上洗脑,却能把文字玩得更有趣味的。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