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托附
作者:张燕 丨 2017-12-26 0:12:43 丨  阅读(1181) 丨 收藏

托     附

(一秋)

 

(一)

盛艳和她儿子来我家的时候,我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这对母子的突然出现,让我感到十分意外。

这是八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放了假的老公也在家。老公向我介绍盛艳说是表妹,和她一起来的男孩儿是她的儿子伟伟。和老公结婚快十年了,他的家门亲戚基本上我都认识,但这个叫盛艳的我从没见过,倒是好象听老公隐约提到过。老公说的这个表妹是他家的远房亲戚,七拐八拐沾了点亲,平时没怎么走动,而且这个表妹好几年前就外出到上海打工去了。

趁老公介绍的当儿,我打量着这对母子。那个当妈妈的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长相很标致,衣着也还比较大方得体。男孩儿看上去与我家儿子差不多大,大概七八岁光景,模样随他妈妈,双眼皮、大眼睛,鼻梁直挺,脸部轮廓线条分明,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

盛艳的突然造访,是专门为儿子来的。伟伟早就到读书的年龄了,因为盛艳长期在外地打工,孩子的父亲不务正业,染上了赌博,并且又在外面沾花惹草,在单位上的工作都丢了。几年来盛艳两口子一直闹离婚。因为伟伟小,在对孩子的抚养问题上二人没达成一致,那个名存实亡的婚姻便一直未得到了断。

“大哥、王姐,我将伟伟拜托给你们,我完全放心。哥你是教师,王姐文化也高,你们都会教育孩子,放在他姨妈家我都没有这样放心”……

盛艳从小生长在农村,家里兄弟姊妹共九个,她是老幺。盛艳还未满五岁,父母便相继去世。当年学理发的二姐进城打工,将时年只有五岁的盛艳带到了城里。二姐就象盛艳的母亲一样将她拉扯大。后来盛艳有了儿子之后,二姐也就象一个“外婆”那样帮着盛艳带孩子。伟伟两岁的时候,盛艳便将儿子交附给了二姐,外出打工去了……

伟伟刚进门时显得有些拘谨,一对好看的大眼睛在我家四处好奇地张望。不一会儿,伟伟便放松下来,自己拿茶几上的糖果、零食吃。

比伟伟小几个月的儿子见来了小客人,立即兴奋起来,一会儿功夫便与伟伟打得火热,将自己的冲锋枪、四驱车、变形金刚等一大堆玩具拿出来和伟伟一起玩。

看到两个小家伙玩得热伙朝天的样子,我想,就是一个孩子都让我和老公费心,突然又加上这么一个孩子,岂不更让人劳神?本身我们各自工作都很忙,况且伟伟也不是什么特别亲的亲戚关系。再之,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非常金贵,对他们的教育和抚养问题,责任重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自己的孩子是说不来的事,可对于别人的孩子,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或闪失,那责任我们可担待不起呀!

我在厨房里一边做着饭,一边在心里打着“小九九”。说真的,我内心是极不情愿接纳这个孩子的,而且我也怕老公傻傻地也就答应了。老公究竟什么态度,我不知。不过,以我对他老兄的了解,他不会断然拒之的。

借着到客厅给客人冲茶、削水果的机会,我留心地听老公对盛艳说些什么。

“市里边的育英私立学校办得不错,只不过费用稍微贵点。全封闭式的管理,寄宿制。据说学校管理也比较到位,平时就住在学校,星期天、节假日我们去将伟伟接回到我家来……”

退而求其次,老公这个意见我倒能接受。我想,盛艳肯定是面临困境,才这样拜托我们。否则一个当母亲的怎么舍得将自己才几岁的孩子托附给他人呢?我也是做母亲的人,我也有一个与伟伟同龄的孩子,我自然能体会盛艳的心情。

见老公给盛艳提出这样的建议,我趁机也表明我的态度。我附和着老公的话,对盛艳说:“如果经济上暂时有一定困难,我们可以先帮助垫付一点……”

盛艳连声称谢。

晚饭之后,盛艳准备告辞了。盛艳临走,便已采纳了老公的建议。她拿出一张银行卡,递交到我手上,说以后孩子的学费、生活费便打在这张卡上。盛艳还说,在上海打工好几年,省吃俭用也有些积蓄,只要对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有利,这个钱她就是砸锅卖铁也愿意出。

那天,伟伟没随他妈妈走。一来伟伟想要留下来,和我儿子一起玩;二则盛艳有意识地想让儿子独自适应一下陌生的环境。于是,当晚,伟伟便和儿子住一个房间。

次日清晨,儿子便有些不耐烦了,跑到我跟前告状,说伟伟乱翻他的东西,还影响他做作业,玩了的玩具也不收拾,又在沙发上乱踩……总之,儿子对这个小客人已表现出不欢迎不耐烦的态度。

(二)

育英学校座落在城市东南边,原址是一所中等专业学校,因教育体制改革,全市几所中专学校合并,这所中等专业学校便搬走了。后来这所学校原校址由外地一个商家出资购买下来,创办了这所全封闭式的私立学校,教师全部是招聘的,分别来自于全省各地、个别甚至来自省外,都是些教学骨干,学校给予的收入和待遇都十分可观。私立学校全新的管理理念和一整套严格的教育管理模式,几年下来,学校越办越好,学生升入重点高中的比例日益提高,在市内及周边地区有了一定名气和影响,于是,吸引了不少学生和他们的家长。

自盛艳带伟伟到我家来,转瞬一个多月过去了。按老公的建议伟伟已就读育英学校二年级一班。盛艳将伟伟托附给我们没几天,便赴上海打工去了。她必须加倍地挣钱,以保证孩子正常地生活以及读书学习的费用。

育英学校远离闹市区,学校大门前的公路对面是穿城而过的旭斧河,阳光照在河面上,泛起鳞冽的亮影波光。校园内,花草密茂、绿树成行,教舍被葱茏的树木掩映,四处安静清幽。我想这是一个适宜读书的好地方。我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景色,提前了二十分钟到达学校。

育英学校学生统统实行寄宿制。学校每两周放一次假。周四下午放学,星期天傍晚前返回学校。我单位离育英学校不远,就四、五站地,因此便由我在伟伟放假的时候接他回我家度周末。

我到达育英学校的时候,学校的大门还是关闭着的,来接孩子的家长都等在大门外。

为了早些见到伟伟,特别是我很想看看伟伟在课堂上听课认不认真,我找理由对门卫撒了个谎,获门卫应允我便提前走进了校门。

还没走拢教学楼,远远地便听到有朗朗地读书声传来。教学楼前宽旷的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孩子们有的在打兰球、有的打乒乓球,女同学有的在踢毽子,还有几个孩子在欢快的奔跑嬉戏。看到一个个欢蹦活跳的身影,我走到几个汗流夹背、满脸通红的孩子们面前,打听伟伟的教室。

伟伟的教室在二楼。在那个贴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牛顿、华罗庚、陈景润等中外科学家头像的走道上,我轻手轻脚地站在二(1)班教室的外面往里张望。教室前后两道门都关着,两门之间有一个径宽大约一米多的窗子,我悄悄地站在窗前往教室里面望,见一位个子比较小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对下面的学生们讲什么,好象是在布置作业。我的目光朝教室四周迅速地扫了一遍,想在几十个黑黑的小脑袋中分辨出伟伟的身影。这时,大概有学生发现了窗外的我,侧头向我望来,一个、两个,紧接着好几个,老师随着学生们的目光也朝我望了一眼,我连忙闪身将头缩了回来。

不一会儿,下课的铃声响了。学生们蜂涌着离开教室。

“伟伟。伟伟。”我朝正与一个男同学“打滑”的伟伟迎上去喊着伟伟的名字。小家伙们见到我,以为我是伟伟的妈妈,突然好几个学生一齐围到我面前来告伟伟的状:

“宋小伟拿我的文具盒!”

“宋小伟偷我的铅笔刀!”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