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我的芳华岁月
作者: 阙向东 丨 2018-1-8 11:24:01 丨  阅读(67) 丨 收藏
    电影《芳华》炒得沸沸扬扬,我也被吸引一睹为快,电影中那一幕幕部队文工团演员们的生活勾起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
    我那时在自贡市文工团当演员,听说某野战军宣传队招收文艺兵,为了奔一个好前程,我同伙伴急冲冲地赶到部队驻地,等待着部队首长面试。
    几个热心的女兵把我们带上他们的宿舍,将抽屉里的水果拿出来让我们吃,我一口气吃了五个橘子,后来才知道那是女兵们自己掏钱买的,我还以为部队上啥都是不要钱的呢。晚餐后我们被带到会议室,其实那不是会议室,周边都是整整洁洁的男兵们的床,方块被子菱角分明,解放帽放在被子上红星闪闪,中间是可围坐20来个人的大桌子。
    一会儿,所有的当兵人齐刷刷地站立起来向着大门鼓掌欢迎,几个身披军大衣的中年人走进来,我们几个参加面试的人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接着,我们一个个吹拉弹唱各自表演一番,接受着首长们的询问,罢了也没听见什么说法,首长们起身就走了。带我们进军营的老兵将我们带到部队招待所住下,说明天告诉我们结果。那一夜好漫长,碾转反侧不知醒了多少次才到天明。
    第二天,老兵回话说他随我们一道回家,去我们学校和当地武装部办理我的入伍手续,顿时我高兴得跑到大院里腾空而起,在空中劈了一个溜伸的叉。
    刚到部队没几天,部队开始了野营拉练,我们宣传队迅速排练好节目,跟随部队踏上了野营拉练的征程。那时年轻气盛,身上有使不完的劲,看见战士们背负60多斤重的装备行军,心里还不服气,闹着也背上枪支,开头几天每天50多公里走下来,脚板上就打起了几个血泡,一到夜晚忙着找马尾穿血泡,否则不将血泡放空,第二天脚板着地就钻心的疼。
    行军辛苦,我们文艺兵更辛苦,白天行军还得打着快板、编着顺口溜鼓动部队。一到夜晚,我们还得准备现搭舞台化妆为战友们演出。天空飘着雪花,我们在露天广场演出,我除了表演舞蹈和演奏手风琴、小提琴外,还得客串样板戏《沙家浜》片段演员,我提着一只鱼,穿着裤衩上台对着沙奶奶说“奶奶,我抓了一只鱼,好给新四军伤员熬鱼汤!”满口的自贡椒盐普通话。
    早餐,炊事班做汤圆,我那天18岁生日,舀了18个汤圆一口气吃下,谁知道消化不了,足足让我三天不想吃饭,部队领导说我是盐哈儿。
    早上我们从万县出发野营训练,翻山越岭,平均每个四个小时吃一餐饭,不分昼夜地走,谁记得清楚走过了啥子村庄、啥子山。行军至夜晚,我只知道盯住前面战友的背包,总希望吹休息号,一听到休息号,背包从身上梭的就掉下,趴在背包上就开睡,10分钟休息,我会美美地睡上五六分钟。
    悠悠往事拉开闸门历历在目,我那些亲爱的战友们如今都是白发苍苍了。在遥远的川南,我衷心祝愿战友们晚年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