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诗歌,生命的痕迹 ——评阙向东诗集《雪青色的火焰》
作者:王 余 丨 2018-7-15 14:09:27 丨  阅读(375) 丨 收藏
    《雪青色的火焰》是阙向东于2018年初出版的又一部新诗集。之前他曾出版过诗集《树下的蔷薇》、散文集《鲨鱼坟》、诗文合集《雪青色的蔷薇》,此外,还与人合著过散文集《三角梅,九重葛》、《捧起生活的浪花》等。上述成果,对于专门从事写作的作家而言,不算什么,但对于长期从事曲艺、管理等工作的阙向东来说,则是他65年生命历程中深深的痕迹。
    阙向东曾在30年前他的第一部诗集《树下的蔷薇·序》中这样写道:“在我出版的诗集《树下的蔷薇》(后记)中,披露了我是我家祖祖辈辈第一个识字的人。父亲是拉黄包车出身的,他曾因不识字,受到过不少象文学作品描写的哪些不识字的人遭遇到的凌辱。我的学生时代没有像样的学习条件,家里有字的东西是户口簿和购粮本,其次便是大门上的天书——桃符。我读书比较刻苦,不知让油灯燎了多少次头发,为买书饿了多少次肚皮。我这人生性好强,羡慕别人有优厚的学习条件,但不埋怨丑陋的父母,也许身世卑微养成了同情弱者的心理,常常为一些习以为常的凡人小事动情,或多或少地产生情感冲动,变成几行文字,就开始了写诗。”贫困的家境,没有困住诗人的心灵,而是激发他努力拼搏的信念;细腻多情、善于观察的天性成为他写作的基础。
    后来他参军了,部队文工团的文学、文化养料涵养了他的性情,提升了他的素养。转业以后在自贡曲艺团、中共自贡市委宣传部等艺术团体、国家机关的工作经历,使他与文学、与诗歌走得更近。
    20世纪20年代,中国现代诗坛曾出现过“纯粹的诗”。1926年早期象征派诗人穆木天在《谭诗——寄沫若的一封信》中提出“纯诗”这一概念,即“纯粹的诗歌”。穆木天所谓的“纯诗”包括两层意思:一是诗与散文有着完全不同的领域,主张“把纯粹的表现的世界给了诗作领域,人间生活则让给散文担任”;二是诗应有不同于散文的思维方式与表现方式,“诗是要暗示的,诗最忌说明的”。早期象征派诗人提出的“纯诗”概念,在其更深层面上,意味着一种诗歌观念的转化:从强调诗歌的抒情表意的“表达”功能转向“自我感觉的表现”功能。笔者并不完全赞同穆木天的观点,但却认同“诗,是内生命的反射”,诗歌作为一种文学样式,其功能在于“自我感觉的表现”。
    从“诗,是内生命的反射”、诗是“自我感觉的表现”维度评价阙向东的诗歌,不难发现《雪青色的火焰》中有着诗人的各种生命痕迹,是诗人对世界、对自我认知后的表现。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以诗人的眼光发现生活的诗意

    生活中,人们常常特别崇拜“诗人”,认为诗人很了不起。笔者也一直敬仰诗人。不过,跟诗人接触时间长一点后会发现,诗人也是常人,只不过他们有比普通人更细腻敏感的心灵,有比常人更善于发现美好的眼睛。诗人总是以细腻敏感的心灵去感知外部世界,去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并将“自我感觉”用诗的语言传递出来。如:
    柳丝摇曳的小河边
    鸳鸯椅上,一张花手巾
    垫坐的花手巾突然飘飞
    飘入塘中
    碰散一男一女的倒影
 
    男的探贴水面捞手巾
    女的背着身子扭头偷看
 
    几只麻雀啄刚起封的糖果
    喳喳的叫声甜酸  甜酸

    这首诗中,诗人攫取“鸳鸯椅”、“花手巾”、“麻雀”、“糖果”等意象,描绘一对情侣约会时的甜蜜。那一对男女,无论老少,不管美丑,他们相依相偎,坐在鸳鸯椅上,一张本来是用来擦汗的花手巾,此刻却用来垫坐,可见他们是一对爱卫生爱清洁的情侣。一阵风吹过,花手巾不慎“飘飞”,“飘如塘中”,“碰散”了一男一女的倒影,于是男的贴着水面试图捞起手巾,女的则“背着身子扭头偷看”,她看到了什么?看出了什么?或许女的看到了男的“捞”手巾的动作和姿势,从动作和姿势中看出了男的平时没有表现出来的体贴、温情、细腻。男的“捞”这一瞬间的动作,也许将成为女的一辈子的记忆。男女之间的相亲相爱不用言语表达,只用一个动作、一个场面表现。麻雀乘机偷吃他们的糖果,一起分享生活的甜蜜,人与自然如此和谐,安宁祥和的气氛在此氤氲。
    诗意便在诗人细致入微的观察、描摹中缓缓走来,诗人对生活中的美的书写也在字里行间渗出。
    类似的诗作还有《跳橡皮筋的小姑娘》、《游尖山湖》、《幽香》等等。

    二,用常人的语言书写自己的生命

    前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说“文学的第一要素是语言。”虽然语言是抽象的、概括的,其功能却能唤起读者对表现对象的联想和想象,从而产生形象感。诗是语言的精粹,诗人尤其要重视选择运用那些最能唤起读者联想和想象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生命体验。
    通观《雪青色的火焰》,诗人所选用的词语,多是常人使用的词语,能够唤起读者的联想和想象,通俗易懂,朴实自然,不晦涩、不深奥。以《放下 放不下》为例:
    放下 放不下
    酒不停地喝下去就成了喝水
    以水为净清洗混浊的灵魂
 
    茶反复地续水便开始喝光阴
    光阴越来越索然无味
    像墙外的风飘浮不定来去无踪
    沉淀不下自己的影子
 
    佐餐日子的是故事
    故事里有你有我有他
    演绎着难以忘怀的瞬间
 
    在别人的文字里寻找共鸣
    电击濒于歇息的脉博
    颤动不再敏感的神经
 
    又一年进入晨曦的春梦
    小鸟的鸣叫将我唤醒
    吐绿的芽和含苞的骨朵
    是温暖的伤感
    下决心种一个春天
    让美好恣意生长
 
    “茶反复地续水便开始喝光阴/光阴越来越索然无味”、“佐餐日子的是故事/故事里有你有我有他”、“下决心种一个春天/让美好恣意生长”。“反复地续水”,这是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用语,但诗人却将之与“喝光阴”连在一起,将越来越淡的茶水想象成越过越老的日子,充分显示诗歌语言的形象美、情味美、凝练美。茶水淡了,光阴旧了,日子也就索然无味了。然而诗人并非哀伤岁月的流逝,就是在清茶淡水中也要细细品味生活,哪怕佐餐的只有“故事”,那些故事里有你有我有他,也就有了酸甜苦辣,有了各种味道。青春虽然远去,但是我们还可以再“种一个春天”,让“美好恣意生长”。在此,诗人用朴实易懂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愿:年岁虽然老去,日子或许寡淡,但那颗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的心却依旧活跃,充满朝气。洋溢着生命活力的、豪迈的诗人形象便在诗句中显现。

    三,拿他人的评价铸成作品的尺度
    
    与阙向东结识,是几年前的一个作品讨论会,之后又多次在各种会议上碰面,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趋于一致。因为他年长,更因为他谦逊的人格,温文尔雅的风度以及丰富的人生阅历、不断进取的精神,视他为良师益友,于是,交谈的内容也就更深入。
    “一个没有停止叫唤的小狗”,这是阙向东发给我的一句话,也是他对自己的评价。阙向东一向低调做人做事,不喜欢张扬自己,对于自己的作品从不以为然,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始终将自己放在“自在的写作者”位置,虚心接受他人的点评,再根据别人的意见或建议,酌情修改自己的文字,不唯权威,不唯世俗,这是当下非常难得的精神。而恰恰是将他人的评价铸成评判自己作品的尺度,使其创作不断丰富、不断提升,才有今天的新作。
    莫言曾呼吁“恢复文学的本质”,即要把人当做人来表现文学的本质。那“文学的本质”又是什么呢?美国当代文艺学家M·H·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一书中提出了文学四要素的著名观点,他认为文学作为一种活动,总是由作品、作家、世界、读者四个要素组成的。文学的本质即文学作为一种人类的文化样式,它是具有社会审美意识形态性质的(世界的角度)、凝聚着个体体验的(作家的角度)、沟通着人际情感交流的(读者的角度)语言艺术(作品的角度)。
    用艾布拉姆斯的四要素理论衡量阙向东的诗集,不难发现,在《雪青色的火焰》诗集中,凝聚了诗人的个体体验,其间有他对自然景物的摹写,抒发自己对生命的理解,如《观菊展随笔》“有人在如须发的龙菊前悲叹鬓已秋/有人在如勋章的金菊前眉开眼笑”,写出生活中的人生百态;有他对妻子、儿女的呵护,传递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深挚情感,如《病中致妻》、《致儿子、儿媳》“哦,我亲爱的妻子/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的希望苛刻、荒唐/不过,我是想说——/当你心中的我一朝离去/请不要悲伤,我希望你身边/永远闪动着我。”“要记住,父母胸怀的温馨,师长教诲敦敦/朋友们、同事们相助的无私给予。”等等诗句,情感真挚、朴素,语言平实、通俗,能够沟通读者,引起读者共鸣。
    当然,《雪青色的火焰》并非完美作品,其间也存在一些令人遗憾的地方,比如有些诗句语言过于平淡、平实、直露,缺少美感,毕竟诗歌是一种最精炼的语言艺术,如果诗歌的语言不够凝练、精粹,将会影响诗人内心情绪的表达,也会影响诗歌的整体效果;此外,有的诗歌意象选用过于直白、表层,不够含蓄、隐晦,使得生成的意境不够浓郁、优美,显得单薄、模糊,也就不能充分、深刻地表达诗人对世界的独有体验;第三,有的诗歌境界不够高远,缺少哲思,对宇宙人生、社会问题、生存处境等形而上的思考力度不够,使得诗歌带给读者咀嚼的东西也不多。
    总之,在《雪青色的火焰》诗集中,阙向东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以诗歌的形式呈现出来,其间不乏作者的个体生命体验,是他这些年来生命痕迹的显现。文学最重要的功能是审美,阙向东有一颗热爱世界、热爱人间、热爱自然的赤子之心,炙热的赤子心通过一首首诗情画意的诗歌,温暖了读者,带给我们美的享受。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