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爱情这条直行线——闲谈赵应中篇小说集《漂逝的小船》
作者:陈剑 丨 2018-7-29 10:32:55 丨  阅读(324) 丨 收藏
     组团自驾途中,与同车人畅聊着世界杯,然而就悲了——没注意就跑过了分道口,只有继续往前走找机会调头退后,再进分道口;排轮子、等红灯,如此一折腾,半个小时就浪费了。看过我市作家赵应老师新出的中篇小说集《漂逝的小船》,就很有这种错过道口的感觉,只是,故事中的人物更悲惨,本来抱团行走在爱情这条直行线,走着走着就走散,好不容易在下一路口再见,却已物不是、人亦非,根本回不到从前。
      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这本精装《漂逝的小船》,共收录了赵应老师近两年创作的五个中篇小说,有写自贡盐场支援抗战的,有写建国至改革这时段的,有写现代大学生及乡村生活的,“主菜”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相同的“衬菜”在打底铺垫,这“衬菜”就是爱情,而且都是苦涩的悲情。换言之,这本《漂逝的小船》也可以说是赵应老师的爱情故事集;“谈情”先定调,书名某字就是这组故事的调。 
      爱情,是作家笔下的永恒主题之一,爱情更一直被人类所仰慕、膜拜着,不断被人类渲染、歌颂着。然而,“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此语借用于爱情,道理似乎也相通。在《漂逝的小船》里,作者就专讲“各有各的不幸”,让人读着特别走心、读后嗟叹不已。
    《漂逝的小船》是五个中篇中的第一个故事,选其做书名,确实很压得住阵。这是一个老夫少妻的爱情故事,豆蔻年华的杏妹怀着“只要有口饭吃就行”的嫁人标准,嫁给了快五十的老季,杏妹认命,生活还行。后来,孩子出生,开销加大,杏妹就去工地下苦力;第一个月的工资到手后,给孩子买肥儿粉、给老季买手表就花去了一大半,杏妹却心甘情愿。然而,打工期间禁不住诱惑,杏妹终于抛弃了老季和孩子;等到诱惑者面露狰狞的时候,孩子和老季却已先后漂逝在水中。《麦地》讲的是牛牛进城打工,妻子杨柳在家务农,村里的哑巴仰慕杨柳,麦熟季节真心帮着割麦子,无意中就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恰巧被回乡的牛牛撞见。尽管杨柳一直用实际行动向牛牛解释着事发偶然,尽管牛牛不是很容易冲动的蛮牛,但二人却总是走不出以前的感觉。《天珠》讲到一个大学男生经常与女生天珠偶遇在图书室、餐厅,也对女生说过很多关心暖心的话,甚至还经常问候该女生的闺蜜,也给女生组织过一次生日PARTY,但就是没有把内心的三个字说出来;等到毕业若干年之后想说出那三个字,追到西藏拉萨,追进该女生的家,可是,死神已经早他三年向女孩说出了“我爱你”。《教堂钟声》里的男女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在两小无猜阶段,女孩及家人不仅经常把家里的糖果拿出来甜蜜男孩,还毫无保留地向男孩介绍过家里的闹钟、钢琴以及密道里的各种艺术品;而正是这些曾经让男孩艳羡向往的东西,在正该男女摊牌爱情的时候,成了毁灭女孩家庭幸福、带走女孩父母性命的呈堂铁证。《出命》是本集中的唯一军事故事,围绕釜溪河边的“还我河山”,还原了在那炮火连天的岁月中,自贡人民高昂的抗战热情。故事中的女主男主是自贡抗日献金宣传人员,男主凭一把口琴动员市民献金,也捕获了女主的芳心。后来,男主随将军上抗日前线;后来,将军派人送回了男主的口琴。
     赵应老师好像对爱情情有独钟,至少在他的生花笔下总是给人这样的错觉。在这些爱情故事里,他总是很喜欢先把爱情描述得十分壮观绚烂,最终却把爱情撕得稀巴烂,撕得读者泪如雨下,特别符合“悲剧”的概念。比如在《盐马帮》里,云龙与阿花的爱情花车就是在这个套路中前行,本来拥有着多么美好的憧憬,可是这些美好在鬼子进村之后全都化为泡影。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用这句经典名言告诉我们,世间的一切,爱情、亲情、家庭、健康……都是一条直行线,行车途中注意安全,关注转弯道口,错过了就不能倒车,“没有岁月可回头”。为了保证比较顺利顺心地达到人生的目的地,需要且行且珍惜,珍惜当下,不忘初心,好好经营,不要像歌曲唱的那样,“当懂得珍惜以后归来,却不知那份爱会不会还在。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