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孩子,事情没有那么糟
作者:尔东马 丨 2018-8-13 15:36:10 丨  阅读(273) 丨 收藏
    妻子红着眼圈,轻轻带上门到楼上去了。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看你又惹你妈生气了。”深爱外孙女的外婆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教。
    我躺在卧室里,读一本最近很着迷的小说。分明听到女儿开始抽泣,转而大声地哭起来,我能猜想此刻她单薄而小小的身子一定是蜷缩在沙发上,小脸埋在她某一个心爱的毛绒玩具里。
    “你不好好学习,长大了看谁拿工资给你。”说完这句,外婆也转身出了门。
    穿过开着的卧室门,我看到孩子摇摇晃晃地进入视线,仍然放声地哭着爬上了钢琴前的皮凳子。我盯着她的侧影,看她跪坐着,双手举起来放到琴键上,碰出三两个杂乱的音符混进哭声里。然而她的周围空无一人,于是她的小手仅仅碰了一下琴键就无趣地放下来,跪着的双膝移到凳子边缘,身子呈躬形伏下去,小脸掩进自己摊开的掌心里。哭声愈加无助而放纵,伴着断断续续的抽噎。我的心一阵阵发紧,疼疼的。我放下书,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但并没有打算走出去。此时,我定然不能出去,这个局不应该由我来打破。
    好几分钟过去了,妻子并没有下楼,孩子的外婆也没有回来,孩子仍然无助而放肆地哭着。我的心揪着一样的疼,但我仍然没有动,只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孩子,静静地观察着。终于,孩子缓缓起身,一边哭着一边摇摇晃晃地走进我的卧室,我仍然没有起身,只是伸出手做了一个拥抱的示意。孩子慢慢地过来,爬上床,伏在我肩上,哭得愈加伤心。我用手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此时,我感到孩子的情绪慢慢趋于稳定,尽管仍在哭泣,但明显没有那么伤心了。
    我继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地问:弹得很累吗?或者是今天的曲子太难了?
    女儿仍然哭泣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办,既然不累,也不难,那就继续去完成你的练习就好,这有什么值得哭泣呢?我继续安慰她。
    此前,女儿练习钢琴的老师指定的两首曲子,妻子一直在旁边陪着。按计划,是要练熟两首曲子就带女儿出去洗头发的。看女儿练得差不多了,妻子就打算录下来发给老师验收指导。反复录了几遍,女儿弹奏的手型都有瑕疵,妻子纠正了几遍并无明显改观,重复次数多了,孩子就心生厌倦,索性甩手不弹了。于是,母女陷入常见的僵局。
    女儿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我说:现在可以去继续练习了吗?她看着我,点点头,但并没有走出去的意思。我明白问题的关键在哪里,但仍然把问题抛回给孩子。我说:为什么不去呢?孩子摇摇头不说话,眼泪再一次扑簌簌往下掉。我轻声地问,是因为妈妈没有在吗?孩子点点头。我说,这还不简单吗?现在你就去楼上跟妈妈说,可以了,然后请她下来验收。孩子呆呆地看着我,仍然一动不动。我说,溪溪,自己可以办到的事情就必须靠自己去解决。于是,女儿犹犹疑疑地走出我的卧室,然后开门往楼上去。
    好几分钟过去了,我听外面并没有动静,于是起身走出房间,冲着楼上问:“溪溪,你跟妈妈说了吗?怎么还没有下来呢?”
    外面迟迟没有回应,我便跨出门去,看见女儿可怜巴巴地站在楼梯转角处,无声地哭泣着。正好,妻子也从楼上下来,阴沉着脸,低着头兀自绕过女儿,回到卧室里去了。这下,女儿哭得更厉害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知道,要在原地生生解开这个结是不行的。于是,我主动走过去,蹲下身子,轻轻拥抱她,然后温婉地说:“好了,别哭了,咱先不说弹琴的事情了。走,爸爸带你洗头发去。”
    路上,我牵着女儿的小手,尽量寻一些轻松的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走出小区大门,女儿内心的阴霾明显淡了许多,开始和我正常讨论问题,笑容在小脸蛋上时隐时现。于是我试着把话题转回到之前的事情上来。
    我说:“溪溪,你现在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吗?”
    “没有,(只是)妈妈不理我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女儿小声地说,有点像在自言自语。
    “她为什么不理你,你知道吗?”
    “我练琴练得不好。”
    “我觉得不是。溪溪,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专心,也要有耐心,毛毛躁躁是做不好事情的。”我开始帮着她分析,“我猜测妈妈就是因为这个才不理你的。你想想,学习钢琴是你自己的选择,她放下自己的事情陪着你练习,你却不能认认真真完成,还动不动就发脾气,她该多失望、多伤心啊!”
    “嗯。”女儿的回应轻得几乎听不到,她故意把头偏向别处,我注意到她的眼圈再次变得红红的。
    “溪溪,你也不用难过,其实每个人都有贪玩的性格。爸爸妈妈都是成年人了,照样喜好玩耍。”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她,“只是我们要学会管理自己,玩的时候就放松地玩耍,做正事的时候就必须认认真真,善始善终,懂吗?”
    女儿点点头。我继续说,现在怎么办,你知道吗?女儿又摇摇头,一脸茫然地望着我。我说,其实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只要你自己愿意想办法,任何不好的事情都可以向好的方向变化。况且妈妈永远是最爱你的人,她不高兴也是希望你会变得更好而已。所以,这个事情只能你自己去解决。明白吗?
    “嗯!”女儿开始释然,低着头默默地前行了一段。我知道她在主动思考了,也就没再说话干扰她。过了一会儿,她跟我说,“爸爸,你先陪我去买个礼物吧,我计划了母亲节要送妈妈一个礼物的。”
    “那买什么礼物呢?你想好了的吗?”
    “买花。”女儿毫不犹豫,“妈妈喜欢花,前几天她还想买一盆栀子花的。”
    带女儿洗完头发,我就陪着她去了一趟花市,选了一大盆栀子花。提到家门口,我把花盆放下来,对女儿说,我只能帮你提到这里了,余下来的事情就得你自己去完成了。然后,我打开房门,退到她身后。女儿一边大声喊着“妈妈”,一边双手吃力地把花盆挪进客厅里。看到身体弯成九十度搬运花盆的外婆朝卫生间方向努努嘴。当女儿费力地把花盆一点点挪移着经过客厅,轻轻放在卫生间门口,冲着正躬身洗头发的妻子说,“妈妈,母亲节快乐!”妻子直起腰,转身走出来,头发披散着,水珠直往下滴,把怯怯的女儿紧紧搂进怀里。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