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讲述:岁月的角落
作者: 曾能恕 丨 2018-8-20 11:27:47 丨  阅读(260) 丨 收藏
     青春是生命中最美的時段,美丽的年华充满着激情与理想,人生不同命运会让青春闪烁不一样的芳华。在蹉跎岁月里,命运却无情的愚弄和改变着一代人的青春与理想。
    一九七五年八月,我去雍县探望刚从师范毕业、分配到山区农村教书的知青女友。長途車越过金沙江,沿着崎岖的公路颠簸爬行,下午终于抵达终点站大黎镇。下車问清路后,又经两个多小時翻山越岭,直到傍晚才最后到达一个名叫“茶黎坝”的地方。這里是女友教书所在地,原属云南辖界,四面群山环抱,不通公路,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偏僻山区。学校位于山坡上的大队部,有一供销店,相邻只有几户人家,背靠山林,周围全是大山。村前坡下散佈着滩地和稻田,不時传来蛙声。一条清澈的小河婉蜒流过,对面群峰的山腰上,通往公社的盘山路隐约可見。
    学校共有五个老师,那時实行五年制,五个老师各教一个年级,除了星期日没有空闲。第二天,我睌起吃过早飯,便踱步走进学校,想看看女友上课的地方。一眼看去,破旧的土墙校舍,里面是简陋的教室,長木板钉的课桌凳上,拥挤着衣衫褛烂的学生儿童,手脚都很脏,有的还背着不能走路的幼小弟妹在上课。此刻我心里掠过一絲疑虑,附近没有几户人家,這些孩子从山里多远来读书,中午他们又在哪儿吃飯?正想着,忽然听到前面一间教室里,传出责斥和小孩的哭声。我忙走到窗前一看,课堂里有一个小姑娘,正哄弄坐在腿上的弟弟,脸上佈满了郁怒和无奈,眼里含着泪水,还在弟弟庇股上打了两下,哭声瞬時变得更大了,真使人揪心和不安。
    恰好這時,写完黑板的老师转过身来,這是一位短发而年轻的女老师,面目端雅脸色红润。她先叫住了学生姐姐,然后走过去,弯腰抱起啼哭的小孩,微笑而轻声的说:“乖孩子别哭了,肚子餓了吧?阿姨给你碗碗糖吃!”顺手就从衣袋里摸出两块糖,放到孩子手里,哭声嘎然而止,好象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只見小孩贪婪的吮吸着糖块,未干的泪水混着橙黄色的口水,顺着下巴流淌。眼前发生的一幕,让我惊叹和感动,這位老师多么善良和爱孩子呵!那个学生姐姐也深情的望着老师,目光里飽含着无限的感爱。而這位女老师一口标准动听的普通话,更在我脑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映象,她是我昨天达校后,唯一没見过面,也未住校女老师。
    傍晚吃过饭,我和女友随同住校的老师们一起去村外散步。山村的自然环境美丽宁静,滿山是松树青杠林,林边長滿了野生油橄榄和不知名的浆果,空气清新,田野散发着绿色的芳香,没有城市的喧嚣,天边飘浮着落日的晚霞。我们沿着弯曲的小路淌过小河,阵阵凉风吹来,使人心感惬意和舒爽。忽然一位姓罗的老师手指山边说:“今睌还早,我们去丛老师家耍一会儿,让朱老师的客人认识一下知青朋友!”呵,我怔了一下急忙问道:“你们這儿也有知青!怎么一个都没有看到?”老师们一阵笑声道:“马上你就知道了,哈哈!”我忙向前望去,小河旁的岩坎上,茂密的树林中,有一幢孤零的泥坯瓦房,房前院坝里隐约可見有孩子在玩耍,我怀着疑惑和好奇随大家一起走进了這个被叫做“丛老师”的住家院坝。随着老师们嘻笑叫喊,屋里传出漂亮标准的普通话声音,呵!多么耳熟,我定眼一看,屋内走出的正是上午在课堂上,给小孩糖吃的那位年轻女教师。她非常热情的让坐并端上茶水,她首先平静而含涩的问我:“你来這儿习惯吧!這里的山有你们那边大吗?”我慌乱回答:“很好,都差不多!”我环视了一下她屋里,完全是一个当地农民普通常見的家,除简陋的桌凳,两张木床,放粮的木櫃和常用的农具外,看不到任何象样值钱的东西。但整个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也很整齐,此時我心中湧起阵阵同情和尊敬。我忙急切的问道:“丛老师,你是哪儿的知青,什么時间下的乡?”此刻她正端上一盘已切块,队上分的“碗碗糖”招呼大家吃。她微笑而谈定的自我介绍说:“我是69年从北京下乡到這里的知青,同伴们都走完了,就剩我一个啦,我已在這儿结婚成家,有两个孩子,好多年没回北京了,也真想老家。”呵!我脑里一阵翻腾惊诧,难怪她普通话讲得那么漂亮,原来是北京人!但也不便再问她,为什么一个人愿留在這里是什么原因了。這時两个小男孩从外面跑回屋里,叫着妈妈要吃一块糖,孩子们稚幼的普通话声音,更是悦耳好听极了,但衣着和肤色却与当地孩子没有两样。哥哥约有五岁,弟弟看上去差不多有三岁,模样都像妈妈一样,長得漂亮而帅气。天色巳晚,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忍不住不時回头張望,因丛老师的丈夫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农民,下午去大黎镇卖山货还未回来,没看到她爱人,心里很觉遗憾和惆悵。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同几位老师一起吃早飯時,便向她们了解起丛老师的情况,其中两位教龄较長的老师,对我和女友讲起了丛老师的不幸命运和坎坷人生。丛老师名叫丛丽,是1969年文革中,下乡到茶黎坝大队的北京知青,高中毕业,家中除父母外,还有一个弟弟,她们有十多个北京知青在公社插队。在蹉跎岁月里,他们经受着劳累,缺衣少吃,思家怀亲的磨砺和痛苦。但山乡僻远,闭塞和贫困的环境,使知青同伴们纷纷设法离开。丛老师那時还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知青姑娘,她長得端雅大方,勤劳热情,同社员同甘共苦,深受乡亲们称贊,都亲切称呼她丛丽姑娘。那年因插秧连续水泡日哂,她病倒了,发高燒全身疼痛无力,坐立都很困难,没人照料,几乎断了吃喝,躺在屋里生命垂危。同住的两个女知青,一个早办返城,另一个回北京探亲未归,正在危急的時刻,一个本队农民青年站出来,帮助她度过了险关,此后竟和她一起经历了人生与命运的巨大改变。
    這位青年姓梁,家庭是本地世代农民,诚实善良,勤劳朴质,性格内向。他得知丛丽姑娘病况后,二话不说,丢下家中维修房子重活,翻山越岭赶到七,八公里外的公社卫生院,连求带拖,借毛驴将老医生快速驮到丛丽姑娘的住处,经过紧急抢救,使病情转危为安。他还坚持为姑娘送粮送菜和做飯,跑到公社和大黎镇买药,来回几十里,从无任何多言。还把家中唯有的两只母鸡,先后杀掉给丛丽補身体。在小梁的精心照料下,丛丽姑娘病得到了痊愈,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健康。
    越是艰难的环境,越能激发人的感恩和情感,特别是在青春年华,小梁的挚诚朴实与善良,深深地感动了丛丽姑娘,這个心好壮实的农民青年,已经闯进了她的心上,小梁家中除了年迈的父母,只有一个已出嫁的姐姐。有一天,空中卷起烏云,天色阴沉,小梁得知丛丽屋里没柴了,就送去了一大背架干柴。刚要出门回家,外面雷声大作暴雨降临,山里的天气变幻莫测。丛丽忙取出自已的塑膜雨披给小梁披上,但小梁执意不要,说家离這儿不远,淋几点雨也不要紧。在推搡中,小梁的手一下触到了姑娘隆起的胸脯,他刹時吓呆了,猛然低下头,脸发红,木然站立不敢动弹,双手垂在两边,如同一个刚犯下大错的孩子。此刻丛丽姑娘的两额也泛起了红晕,眼睛也模糊了,身体内的血液像一股激流冲击着心房。雨披滑落到地上,她猛然扑在小梁结实的胸上,紧紧抱住他,热泪浸淌在衣上。此時小梁浑身颤抖,嘴里直哆说:“小丛,你,你是知青,上面有文件,這样我会被抓起来!”丛丽滿脸泪水,深情的望着小梁泣不成声,轻轻说道:“我喜欢你,這是我的权力,没有人能指定我去爱什么人,我爱你,什么都不害怕!”她把小梁按坐在床边,返身关上房门,扑在小梁身上,眼泪扑嗽嗽的流淌。丛丽起身缓缓脱去衣服,洁白而性感的胴体让小梁目瞪口呆,使他忘掉了一切,小梁猛的抱住丛丽,激烈的狂吻她的脸和乳房,两颗炽热激情的心瞬時熔化在一起。在這山村的雷雨声中,丛丽姑娘把岁月的爱与情和自已纯洁的身体,全部倾注在了小梁身上。她深爱着這个心灵善良的农民青年,决心永远和他在一起,营造属于自已的幸福爱巢。
    在非常年代枯燥的知青岁月,青春呼喚爱,生命对爱的渴望不逊于飢寒。纯真少女压抑在心中的爱情一旦爆发出来,就会炽烈燃燒。从此丛丽只要一天未見小梁出工,心中就感到孤独和慌乱不安,晚上睡觉更感黑夜漫長而可怕,常失眠煎熬到天亮。小梁比丛丽長两岁,因家穷娶不起媳妇一直单身,自他埋藏在心中对丛丽的同情与眛爱,被丛丽的勇敢真挚所感动征服后,小梁对丛丽强烈的爱欲,也像山洪一样的爆发出来。在白天的田间地头,他总是悄悄的窥眺丛丽的身影,深夜便偷偷的穿越树林,涉过小河,在丛丽的屋里过夜,给焦急盼望他的丛丽带去激情和爱的温暖,伴着她度过一个甜蜜而幸福的晚上。
    两个多月后,同住的知青女伙伴从北京回来了,带回了丛丽母捎来的衣服和宝贵的凭票食品,丛丽心中又喜又悲,她此時更加思念远方的亲人。不久丛丽发觉自已肚子一天天長大,老呕吐食欲发生了变化,同伴也知道她怀孕了,丛丽此刻陷入无比忧虑和矛盾中。消息在僻静的山乡像炸开了锅,迅速疯传,各种流言蜚语纷踏而至,一天公社来了三个持枪民兵,将小梁带走了。不久便传回来惊天消息,震撼了茶黎坝,消息说小梁“强奸北京女知青”是农村严重的阶级斗争反映,巳被作为“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典型,将要移送到县公安局判刑。小梁的父母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被儿子這个能嚇死几代人的罪名,吓得昏厥过去,终日流泪不敢去出工。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丛丽没有半点后悔和畏惧,她多次跑到公社,为小梁送去衣食和伸冤辩护。她坚定表明,自已深爱小梁的主动立場和纯真情感,并当场要求办理手续,宣佈将与小梁结婚,建立幸福的家庭。丛丽的惊人举动和坚貞的情感立场,让公社领导始料不及,理屈词穷。无奈之下,又考虑到丛丽已怀孕和众多社员邻里具保,便释放了小梁,改交生产队监督劳动,并开会批判其未婚先孕“破坏婚姻法”的错误。结果在批判会上,主持会的支书刚发言批判不到两句,就被几个長輩老婆子揭底骂得狗血喷头。
   不久丛丽母亲得悉后从北京赶来,這是一位善良知书达理的母亲。她同情和理解小梁与女儿之间的深情挚爱,并将带来的多年存蓄为他们举办了婚礼,母女俩抱头痛哭,情景深深的感动了山里人。随着時光的流逝,正当丛丽母亲和小梁家,忙着为将要出世的孙辈准备穿用的衣物時,招工单位首次来到了山里,他们武断的剃除并拒招所谓有“品德作风问题”已怀孕的丛丽,只招走了全部剩余的六个北京知青。這意味着丛丽将永远留在這个穷僻的山乡,从此被抛弃在知青岁月的角落里。
    不幸命运并未使丛丽低头,她含泪目送最后离开的伙伴,承受着心灵巨大的绝望与痛苦,独自凜立在岁月的角落里,迎接命运新的挑战。艰难的环境把她磨砺得更加顽强,她和小梁起早贪黑,辛勤劳动,小俩口养了猪和鸡鸭,小梁不時上山拣采松菌和黑木耳到镇上卖,队上的工分也是前几名,分得的口粮也多了,他们在命运注定的天地里辛勒耕耘,不息的追逐着属干自已的幸福人生。
   正当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全公社突然曝出一个重大的新闻,丛丽姑娘被县里树立为“敢于反潮流同旧传统观念作彻底决裂”的知青模范典型。她的事迹上了报和电台,被广泛宣传,山乡沸腾了,人们惊奇议论,乡亲们高兴得为她骄傲和荣耀。随后县里的学校和相关团体的人员,络驿不绝走进這个偏僻穷困的山村。采访和座谈会使丛丽家小院坝人满为患。他们为丛丽一家送来了衣物,救助金和慰问食品。小梁又喜又怕,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心里充滿了恐惧和紧張,他最担心是祸还是福?看見来人就快速躲进屋边的树林里,窥视动静。而丛丽面对這突如其来的人生变故,心中却深感困惑不解,這难道就是承受岁月辛酸和痛苦的代价?自已和小梁同是无辜普通的农民,因为相爱,竟得到两个完全不同的“典型”。自已昔日的女同学,下乡在西北农村,同样与当地农民结婚生子,却没有這样的结果。我做了什么重大贡献,這个贡献是什么标准?我与相爱的农民结婚是对还是错?小梁有何罪!两年前的招工,自已连资格都被取缔,今天怎么又能上报紙和广播呢?面对眼前的一切变化与过去的不幸命运,在她的思想上产生了许多矛盾与疑问,這究竟是为什么?从此丛丽开始了冷静的思索。什么才是真正属于自已的人生路?最终丛丽作出了這样的答案,她对釆访者说;“我爱小梁和待我如亲的乡邻父老,也爱這片深情的土地。我喜欢独立思考和自由的性格,坚守自已的信念,愿用自已的双手改变生存环境,维护自己理想幸福的家庭”。
    该年底,因丛丽家中人口多,第二个孩子又体弱多病,大队学校正逢师资匮乏,公社将丛丽安排进了茶黎坝小学,并担任負责人,因编制名额无法解决,便按民办教师待遇处理。丛丽并没有计较待遇高低,而是把让山区贫困儿童能上学受教育,触入自已新的人生目标。她热爱這项工作,关爱贫穷困难的孩子,喜欢助人为乐,深受同事乡亲们的尊敬和称誉,现在巳被县文教组正式任命为校長。听完老师们对丛丽老师人生命运的介绍,使我思想受到极大的震撼,被她的经历深深感动。我也是知青,我看到了一个弱者在逆境中,怎样掌握和改变自已的命运,坚守自已的良知与信念,去追求理想目标。丛丽老师无愧为人楷模,堪为女中強者。我深信,只要坚持自已的理想与自信,始终以不屈和勇敢,维护自已的尊严和生存权力,在岁月艰难的人生搏拼中,总能闪烁属于自已的芳华,而无愧于有限的生命。
   
        写于二零一八年三月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