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观水幺公
作者:王星岸 丨 2018-8-30 8:59:18 丨  阅读(219) 丨 收藏
     躬着身,眼盯着,双手紧握锄把“侧”着锄尖,沟通土缝,岩碥浸水就引到了干裂着土的秧苗下。秧苗吸到浸水,腾地伸展枝叶,精神起来。这活不知是啥活,观水幺公一辈子干得超起劲。
    幺公做事直愣愣地,脾性还有点“硬”,但待人温和。当年作为生产队副业队长,他很少拿派头安排人情事,麻烦事儿挑重担,他闷头冲在前面,弄得一些想耍滑的社员,也悄悄跟着做。
    他碰见个谁会告诫管好家禽,常给队里的匠人找零活做,自己却并不去挣零工钱,而是一门心思做他喜欢的事情。他喜欢做的,别以为是什么讲话呀、关系呀、找肥缺呀这档事,而是大家所说费力的烦缠活儿。瞧,雨天他顶着草帽、披上蓑衣、扛起锄头,到田边缺口,查看填补漏洞,排除杂草等障碍物。天干时节,他会把深沟山涧的水引到缺水的庄稼地;涨水天,他会掏沟将淌水引到河塘,不让庄稼淹水。人工水渠,他更是上下左右细瞅盯查,看哪里有裂缝,又堵又抷,忙得手脚不空。
    这看水工的活,地宽耗时,藏头裂腰的,队里少有人乐意干,可幺公当成大事来做,不管集体的户头的,也不管东家西家,他都一一巡视,掏沟补缝。
    乡亲们心里都感激幺公,却也爱逗趣他,李二爷就说:“这幺公,不去合计做生意弄现钱,也不好好在家享清福,掏水沟能长庄稼生银子?还副业队长,白当了!”
    “耗子打洞,黄鳝钻泥,田埂垮塌,会给你带信来?”幺公头也不抬丢一句,问得李二爷楞楞的。
    幺公就这样默默干了义务观水工几十年,大家从不解到尊敬,就把观水幺公喊作“观水公”了。哪家孩子调皮,大人便说:“观水公来了!”孩子立马停止哭闹,左右望望观水公到了哪里。
    如今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政府主持修了“村村通”,乡村有明晃晃的水泥路,游龙交错接到各家门口;许多田土,都有种植大户或者农业公司“公司+农户”,系统化新农业崭露头角;偏僻的山沟坡地,“退耕还林”种上经济林,像工厂流水线一样产销获利。年轻人,大多到沿海打工挣钱,也有到城里开店办企业,逐步“农转非”了。
    没有多少农活要干。观水公却一年到头不闲,依然提着锄头,在田边土沟、水渠塘坎边转悠。
    “幺公啊,现在都现代农业了,你还劳神费力干啥呀。再说,田土承包到各家,流转了,不用你管,人家自己会管。走,喝茶打牌去!”乡亲们劝着老人。观水公不为所动,继续在田土上忙碌着他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
    观水公的勤奋和公心,自然影响着他的儿女。孩子们也在好政策的东风中,来到城市发展,有的开超市商场,有的办装饰公司,有的做民间工艺品。做民间工艺的成了省民间工艺大师,办超市不仅是纳税大户,还经常向留守老人和孩子送去慰问品。
    “爸爸,你都七老八十了,一个人呆在乡下,我们怎会放心。再说,我们事情一大堆,你不帮管管就算了,拿点时间给你的孙儿孙呀!”大儿子再次劝观水公进城。
    观水公坐在三汇口土埂上,环视着周边田土河渠,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好好的,我去城里能起啥作用?你们看,这田边、土埂,这水塘,这水渠,不盯住,一不留神就哪里溃散、漏水。”
    儿女们无法劝说他。半月后,他们回来了,随他们回来的还有沙、砖、水泥、板材和小工。孩子们在三汇口建了一座观水亭,打扮得跟公园似的。观水公围着打量几圈,这回笑了。“对嘞!”李二爷也笑了。以后村里的老人们就赶小场似地聚在这里,陪着观水公,看水说庄稼,其乐融融。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