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二胡
作者: 黄 山 丨 2018-10-8 10:05:13 丨  阅读(211) 丨 收藏
    二胡是个比较乖张的乐器,民间多称它胡琴,一般的人弄不了它,可凡是会摆弄它的都了不得,一抻手,随便一支小曲儿,都能搞出那么凄美、圆润、悠长的响儿,这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简简单单的两根弦,破破烂烂的一副筒儿、杆儿、轴儿、弓儿,外行人一碰“哧哧啦啦”,嘈杂刺耳,但它若在那艺人怀里,就大不一样了!拉开架子,三捣鼓两捣鼓,或热烈紧张或静谧悠远。得意时,左手揉弦、颤音、滑音、泛音、打音,琴音忽而高古淡远,忽而铿锵傲骨,指哪打哪。喔唷!简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二胡曲目中以《二泉映月》最绝,“咿咿呀呀”,如泣如诉,缠绵悱恻,柔肠寸断,大有千古之绝唱的风范气息。人儿、琴儿、音儿浑然一体,物我两忘,旁观者所享受到的,岂只是那音儿响儿!那饱受沧桑不失倔强的人儿、那历尽辛酸而不失魂魄的琴儿,不是比那音儿响儿更摇撼心灵吗?
    瞧那弓儿,两根弦毫厘之间,却奏出如此丰富的生命之音!思想与情感驰骋于广阔的世界,以艺术的方式摆脱了狭隘的空间束缚与控制。
    小区门口的那个摆弄胡琴的老人已消失在黄昏的苍茫中,余音绕梁,牵肠挂肚,三日不绝。
    一个人怎么可能用那么简陋的玩意儿弄出那么撕心裂肺的苍凉?他经历过什么,使他从骨髓里都透出那无尽的伤感和惆怅?
    他与他的胡琴相依,以它为友为邻为伴,这琴对老人来说就是鸟的翅、蛙的鸣、树的根。
    阅读这样一个有声有色、生动感人、转瞬而逝的老人,顿觉现代音乐矫情、做秀。至少,一部分真实的情感被忽略了。
    擦拭掉眼帘上的浮尘,方觉出民间艺术的亲切。他们作为艺人的存在,更真实,也更贴近人民。他们艺术生命的展示是朴素的、有意义的。
    一把二胡,一位老人的思想感情和生活阅历,拨动着路人心弦。正是一颗质朴的平民心,二胡由此没有灭绝,也永远不会被泯灭。
    二胡发端于唐代,宋时改进,元朝兴起,明清继承,“五四”以后发展迅速,生生不息,至今已涉过1300年的漫漫岁月。无论现代乐器花样如何翻新,也替代不了它在国人心底的位置。
    一把二胡,倾诉着世间的离合悲欢,抒发着百姓的喜怒哀乐,诠释着生活的苦辣酸甜。沿着琴音,我追寻着失落的民间,以及延续中华民族文明的那一声声哽咽。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