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锅儿匠的医术
作者:王孝谦 丨 2018-10-15 10:20:36 丨  阅读(167) 丨 收藏
     缪小五刚满过十二岁,就偷了父亲一瓶舒平本地的散装白酒,跑到家对面的韭菜嘴小饭馆点了菜,和老板兼厨师的潘胖子一起喝得烂醉。父亲把说着酒话的缪小五背回家,之后饿了他一天以示惩罚。
     缪小五矮胖身材,虽身上没几个铜钱,却穿戴整洁,虽没戴眼镜,却有秀才模样。小五的父亲曾在自流井盐场打工,有点闲钱就送小五进学堂念书,《聊斋志异》他也是读过两遍的。母亲在舒平镇乡下租地种甘草、薄荷等交给中药铺,小五为了能帮到母亲便找来《本草纲目》自学,对中草药也能略知一二。不曾想14岁那年父母先后离去,四个哥姐三个夭折只留三姐在世也远嫁他乡,小五便成孤儿。
     缪小五只好跟着邻居学做小生意,卖针头线脑追着集市赶,一年下来本钱没了。小五便又借了本钱学隔壁张屠夫卖猪肉,虽然卖着肉却从没有肉吃。一次被查到卖的是瘟猪儿肉,不仅本钱被没收还招来买主堵他的门索要赔偿。他躲在家里饿了两天仍不敢出门。对面的潘胖子看着心疼,背着老板娘到小河沟钓了几条鲫鱼趁夜给小五送了去。小五苦笑笑,自己发着高烧又害了水肿病,连一颗米都没有光几条鱼有什么用?便想不如死了算了,反正也没啥牵挂了。他曾听说鱼配甘草能毒死人,他便硬撑着起身点火烧水煮毒药,好在甘草之类家里还有,他顺便将一把鱼腥草和一把蒲公英和一些不知名的草草一并丢进锅里和鱼煮,想想在死之前还能填饱一次肚皮,苦笑还上了脸。搜出父亲留下的最后一瓶散装白酒,和着药汤一并喝了,在酒醉中沉沉睡去,似乎没有什么痛苦。
    缪小五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感到很惊奇,不仅没死,感觉高烧退了,水肿也消退了些,想想可能是那瓶酒救了自己。
    缪小五便去感谢潘老板的鱼。潘胖子挡在老板娘面前直给小五眨眼睛,他转身对老婆说:“小五太可怜,让他给我学炒菜吧,我们也白捡一个帮工如何?”老板娘一听不要钱请个帮手,只楞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缪小五咧嘴一笑,叫了一声师傅便给潘胖子跪了下去。不曾想,小五对厨艺悟性很好,煎炒蒸煮烧炸卤,一学就会,学啥像啥,三年不到已成当地名厨。
    缪小五后来接管了潘师傅的饭店当起了老板,每月给无后的潘师傅夫妇定钱,送他们回乡下养老去了。
    缪小五早上开门发现一名中年妇女躺在饭店门口,咳得吐血,水肿得厉害还发着高烧,他便把她扶进饭店,看症状和自己当时状况差不多,便按照当时的鱼草方熬了鲫鱼汤,妇人一道一碗喝了两道,同时每道喝药后都喝两小杯舒平白酒,咳嗽水肿有所缓解,但热度不退。缪小五想了想读过的《本草纲目》,便到饭店后边山脚扯了一把车前草,又加大了甘草和鱼腥草份量,重新熬了一锅鱼汤,妇人每隔一个时辰喝一小碗汤和两口白酒,喝了三道汤,小便了四次,病便去了一半。
    缪小五继续炒菜做生意。某日,那妇人带来一位十七八岁叫荷花的姑娘,说是她女儿,要嫁给缪小五为妻。姑娘头发泛黄又蜡黄着脸,但眉眼倒是顺看,又小巧玲珑,算是缪小五喜欢的类型,他客气了几句见那妇人态度诚恳坚决,也就从了。
    缪小五饭店有了女掌柜,食客更多。而找他治病的也愈发多起来,他治病往往让病人只喝五小碗鱼草汤和五小杯舒平白酒病就好了,病人不痛苦反而是种享受,收费又低,遇到没钱的还免费治病,故病人往往超过食客。忙不过来的时候,他就叫荷花帮忙救治病人。起初荷花有点怕,他就给她讲《聊斋》,其中有一篇《医术》的文章写了一个不懂医的张姓乡民却成名医的故事,一次偶然喝了一农妇洗野菜的汁水治好了自己的咳嗽痰喘之病,便如法炮制治好了太守的咳嗽病,遂一夜成名。一字不识的荷花照着缪小五的说法做当真治好了不少病人,于是夫妻皆被民间尊为名医。
    缪小五经常被请到一些大户人家当主厨,专门为来自流井的重要客人做盐帮菜。特别是缪小五做出的十二道素菜再加一道闷锅饭“十三太保”素席,烹调十三招全用上了,客人总是非常满意,赞不绝口,主人也倍感自豪,往往都会给缪小五双倍工钱。
    缪小五的存款已能买到四十亩土地了。他去舒平镇边看了几个地方都被荷花拦了下来,荷花不想买土地而力主他将银元换成法币存了起来。解放前夕货币贬值,那些钱只能买到两瓶舒平白酒了,荷花日夜叹息后悔不迭。解放后按人均土地划分成分,缪小五吓出一身冷汗,心里十分感谢荷花,不然划为地主被管制起来,就干不成锅儿匠了。
    缪小五于上世纪80年代初将韭菜嘴饭店搬到地处沙湾的自流井八店街,店名没变,雇请了三人帮着荷花打理,缪小五名声在外,饭店生意兴隆越做越大。后来有位副市长专门来找缪小五治病,缪小五很疑惑,副市长说他就是个感冒咳嗽在人民医院吃了十天药仍好不利落,听说来这儿喝五小碗汤和五口白酒就精神爽爽的了,他特来试试。缪小五收了副市长50元钱,这是他收药钱最多的一次。不曾想副市长一试果灵。缪小五名声更噪。
    缪小五没想到用草药和舒平白酒救人反而成了他这个锅儿匠的主业。
    缪小五病了,女儿缪小静将他送进市一医院。一名小护士推着小药车来到缪小五床边,喊了一声:“5床缪君武打针了”。白发苍苍的荷花一楞,惊问:“原来你不叫小五啊?”
    缪小五嘴一瘪,然后笑着说:“你个傻老伴,我叫小五你女儿能叫小静?咱们中国人父女不可能用同一个‘小’当字辈呀!嘿嘿!”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