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诗友辞行别依依
作者:黄兆华 丨 2018-10-30 11:00:46 丨  阅读(104) 丨 收藏
      因为下班很迟,晚上八点过才回家弄饭吃,忙碌间,始终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诗友万君打来电话,询问我此时在家不在家。我如实地告诉了实情。随即,他说隔半小时再打电话来。我问他有什么事情吗?他却把电话挂了。于是,我不免纳闷,相知多年且为人低调的万君怎么变得神兮兮的啊,把我弄得莫明其妙。
    果然,半个钟头后他又打来电话,说他此刻已到我驻地的小区门口,因为不知道我住在哪栋楼,所以就在小区门口等候我。
    我赶忙放下饭碗,转弯抹角绕过好几个楼群才抵达小区门口。我抱歉说让他久等了,随即拉他到家里去坐坐。他却说不必了,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自贡,没有缓冲回旋余地,到外地去带抚外孙,可能要几年后才能回来,今晚一是来与我告别,二是把他专门托人为我从西藏买的据说有助治疗“三高”的中草药绿萝花给我送过来。
    虽说时间紧,但我俩还是站着谈论了多时。因为我考虑到他明晨就要起程,今晚肯定有些事情必须准备,便不顾礼貌地催他快走。他答应了。但提出要先陪送我回家,我再三推辞无效,只好依从。走拢我住房所在的楼下,我又坚决要返陪他到车站乘车。他也只好认肯。而当我们走至距公交车站约有两百多米处时,他便以祈求的语气说,像我们这样没完没了送来送去,实在耽误时间,况且我的脚和眼睛都有疾患,万一踢绊摔倒后果不堪,干脆各自反向折转最好。
    我们终于分手。我站在原地望着他一步一回头的身影。当一切景色都模糊了起来,仿佛剪纸一般单薄而凝固时,我确也领略李太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的那种“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况味了。
    是夜,我失眠加重,思绪纷扬,过幕万君以往。
    万君是从基层供销部门退休的职工,草根诗人,古典诗词的功底在自贡也属居斗级。我曾经的好些诗歌作品都经过他的点拨教正,甚至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他并且认为,承载我一生命运的诗,可以证明我有过充实的生命,无论是悲是喜。同时,勉励我在诗歌领域既“扬名”又要“养名”。
    此君始终是一个孤独的求索者,既有与世浮沉的无奈,又有沧桑阅尽的淡然,战胜了世上奔跑得越来越快的物欲横流和冰冷,在困境中完成诗意的栖居;他皈依佛门,涤荡疲乏的灵魂,摘下不得已戴上的面具,经历诗歌的映衬和感情的投影,寄托了一颗明净单纯的诗心而又不失浓郁的家国情怀。
    此君在自勉的同时也启迪我,“人格上不轻易怀疑别人,见识上不过于相信自己”,在诗意陪伴下,不刻意感觉生命的沉重,正视每一寸阳光、每一缕馨香、每一抹绿色,以及一张张幸福祥和的笑脸,按下人生“重启键”。追求浓郁的时代气息与炽热的现实温度,永立潮头唱大风。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