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吴鹤臣众筹事件”的两个看点
作者:李勇 丨 2019-5-21 10:08:37 丨  阅读(142) 丨 收藏
    网络时代,一些个体行为一经进入公众视野引起关注,往往会成为社会热点问题,势必触动人们敏感的神经。
    4月8日,北京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因突发脑出血住院治疗,其家人为他在水滴筹平台发起求助,目标直指最高众筹金额100万元,未料此举却让吴鹤臣成为了众矢之的。有网友提出质疑,称作为德云社演员的吴鹤臣收入不低,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有医保,怎么会需要众筹100万元?还有人认为,治愈脑出血根本用不了100万元。更有人因此指责吴鹤臣的师傅郭德纲,认为岳云鹏、张云雷等徒弟有困难的时候他都倾力相助,为什么厚此薄彼,对吴鹤臣住院不闻不问呢?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对此进行了答复,她说网友质疑的两套房子都是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家中有瘫痪病人,如果没车日常出行很麻烦,车不能卖。她表示,自己并不存在骗捐、逼捐的行为。然而,张泓艺的答复并没能说服网友,相反,更多的指责接踵而至。此事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甚至引起了国家民政部的关注。
    因为供职于新闻媒体,特别是前些年从事社会新闻的编辑工作,让我也见过一些因病向社会求助的困难群众。说实话,一开始遇到这样的情况,通过媒体发表呼吁的文章,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次数多了,效果就大打折扣。我的理解是,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爱心也是会疲劳的。网络众筹平台的兴起,其实是把呼吁的范围扩大了,但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
    个人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向社会求助筹款,并引起争议、质疑,吴鹤臣不是第一个,也绝不可能是最后一个。我想,吴鹤臣家人为他众筹治疗费之所以会一石激起千层浪,至今仍未彻底平息,在看似平常的表象下,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绝大多数人彼此之间恐怕一辈子也难以见上一面,与现实生活中那种“熟人社会”不同,网络世界更多的是“陌生人交际”,人与人之间靠着一种很微妙的信任维系着关系。另一方面,在这个连“好友”姓名都不一定真实的时空里,又充满着让人感慨万千的真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不只是一种形容,“做好事不留名”成为一种常态。然而,虚拟世界的特点决定了这份美好又是脆弱的,任何小小的意外都可能让它发生变故,甚至风向陡转,演变成网络暴力。
    在国人传统的语境下,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向他人、向社会求援,往往意味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很难获得人们的同情。由此来看“吴鹤臣众筹事件”,网友的质疑与指责也有一定的道理——你明明还有一定的支付能力,为什么要向社会众筹呢?诚然,这一质疑与指责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是吴鹤臣家人在发起众筹时并不那么诚实的做法,才是导致事件反转的关键原因。
    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在发起众筹时,提交了“贫困户”这一虚假信息,且称家庭年收入“不足7万元”。事实上,仅吴鹤臣父母的退休金,一年就近10万元,吴鹤臣在全国商演最红火的相声团体德云社从业10年,收入应该较为可观。仅凭这一点,吴鹤臣家人就有骗捐的嫌疑。由于提供虚假信息失去了人们的信任,不仅仅是一句“咎由自取”就说得过去的,它更折射出一种信任危机。
    从事发后德云社的声明及张泓艺的答复来看,德云社以及郭德纲本人并没有对吴鹤臣不管不顾,而是提供了相应的经济援助。遗憾的是,张泓艺此前没有进行说明;更加遗憾的是,一些网友竟因此向郭德纲发难。在这里应该厘清一个概念,作为吴鹤臣师傅的郭德纲并没有必须资助吴鹤臣的义务,他提供与不提供援助都在情理之中。所以说,某些网友的指责其实是一种道德绑架,德云社有几百员工,你不能说谁有困难郭德纲都必须帮上一把吧?这是“吴鹤臣众筹事件”中,令人深思的另一个地方。
    在这一事件中,信任危机与道德绑架让人重新审视众筹行为,但愿能够使之更加理性、规范,更加充满爱心。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