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茶缘(小小说)
作者:唐幸福 丨 2019-7-25 10:23:50 丨  阅读(607) 丨 收藏

      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勐海县,海拔两千四百多米,山高林密,植被丰富;阳光照射时间长,雨水充足,昼夜温差大,四季云雾缭绕;自古高山出好茶,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这里成为高山云雾茶的主要产地。 

     为了扩大茶叶的种植,抓革命促生产,军管会和县革委会(军事管治委员会和革命委员会的简称,文革期间的产物)号召机关干部星期天义务劳动,参加垦荒种茶,为茶场制作优质茶叶创造条件。

      当地驻军也不甘落后,星期天吃罢早餐,全团的干部战士浩浩荡荡奔赴茶山,工地上彩旗飘扬,人山人海。按县革委垦荒指挥部的安排,部队负责清除垦荒地段上的植被。我们营部要砍掉林中的一大片竹林,正当我飞舞着砍刀,全神贯注地清除竹子,突然手背碰触着像蜘蛛网似的网线,一条一尺长的小蛇,直冲我手臂而来,躲闪不及,毒蛇的两颗长长的毒牙刺进手腕的皮肉中,顿时一阵巨烈的疼痛,差点让我晕了过去。

       战友们一齐动手,将小蛇打死。 

       不好了!解放大军被毒蛇咬伤,赶快抢救!附近画线规划茶山的几个傣族姑娘一边吆喝,一边飞快地奔跑过来。其中一位盘着头,上身着淡红色窄袖短衫,下穿粉红色长裤的高个子苗条姑娘叫道:别动,这是五步蛇,有巨毒!只见她迅速解下腰间的丝带,捆扎我的胳臂上端;又立即取下背着的兽皮水壶,拔掉壶塞,用水冲洗伤口;一股甘甜醇香扑鼻而来,好香!我脱口而出。这是陈年的高山云雾茶,能解蛇毒!姑娘边说边抓起我肿大发麻的手腕,用嘴吸着被毒蛇咬伤的伤口,不时吐出一团黑色的血。

      顿时,我感觉伤口巨痛在减轻,猛一抬头,看着姑娘头上滚落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她的嘴唇肿得像电影里的猪八戒。我非常内疚,不断地表示着谢意!姑娘抬起头看我一眼,笑了笑:大军帮我们垦荒种茶受伤,救治伤员这是我们的责任! 同来的两个傣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钻进林子里,采来一束草药:阿玉,这是治蛇毒的草药,快用嘴嚼烂,一来可清除吸进嘴里的蛇毒,二来给兵哥敷在伤口上,可解浸入肌体里的毒液。只见阿玉把草药用手揉揉,放进嘴里,慢慢地嚼咬着,又敏捷地从绣有孔雀图案的挎包里,掏出一块漂亮的绣花小手绢,摊上嚼烂的草药,敷在我的伤口上。瞬间,一股清凉透过手腕直达上臂,仿佛伤口的巨痛慢慢地开始缓解。啊么!好危险!一位穿着天蓝色窄袖短衫的傣族姑娘惊叹道,人或动物被这种蛇咬伤,如不及时救治,走不出五步都得死!听得我和战友们毛骨悚然。

      她们关切地问我,感觉好些没有?感谢你们!没事啦!我回答道。几个姑娘才欢天喜地离开,看着她们红红绿绿的背影,恰似几只漂亮的孔雀! 部队要收工回营,我急匆匆地找到阿玉,再次表示谢意,把丝带送还给她,告知手绢回营洗干净再送还。手绢能还吗!你没看见上边绣着的一对鸳鸯!按照我们傣族的风裕,这就叫定情物,恭贺兵哥被阿玉看中了!几个傣族姑娘边说边笑,银铃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弄得我和阿玉满脸绯红。 

       这么好的姑娘,那有不喜欢之理由!可部队有规定:战士股役期间,不准在驻地谈恋爱,这让我很犯难。手绢洗干净后,我正为手绢洗干净后,我正为送还手绢发愁,突然阿玉来到营区,由于不知道我的姓名,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她仍然盘着头,穿一件天蓝色的窄袖紧身短衫,下身一条淡红色长裙,白里透红的俊俏的脸颊上,两只含情默默的大眼睛,更显得楚楚动人。她从绣着孔雀的挎包里掏出一大袋高山云雾茶,说是我被毒蛇咬伤哪天赞美茶香,茶场专门派她带着茶叶来慰问我。好在战友们都在训练,我领着啊玉来寝室,手忙脚乱地倒水泡茶,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害怕她提定婚的尴尬事!我趁机找出洗干净的手绢送还给她。

      留着做个纪念吧!哪天姐妹闹着玩,别认真!我悬着的心一下踏实了许多。从那以后她们场里凡有新茶问世,总要给我捎带一点来,我们隔三叉五的书往来,心知肚明,只是闭口不谈让人尴尬的事。 

      由于军事技术过硬,加上各方面表现好,服役期还没满,部队首长就提拔我担任营部指挥排排长。无论傣族是否有送手绢定情的风俗,我都不能忘却阿玉的深情厚意,我在信中第一次向她郑重地提出恋爱的请求。

      很久才收到她的回信,才知道县里推荐她为工农兵大学生,即将到云南大学学习三年。不愿意离开茶山、离开制茶,大学毕业后她还要回到茶场;如果嫁给军人,就得四海为家,反复思考后觉得我俩还是做一般朋友好。我给她回了一封信,告诉她没有永远穿军装的军人,军人转业也可以来制茶。没几天信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信封上多了一张查无此人的示笺,从此就中断了联系。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凌晨,部队密秘渡过红河,向对岸越军发起强攻,揭开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序幕。炮团成立前指观察所,跟随步兵进攻,适时给予炮火支援。我们七人组成时前指观察所,一路跟着步兵突击队前进,刚过二四八高地,就遇到被我突击队打散的一百多越军。他们见我们背着电台,认定是团级指挥所,于足蜂拥而来,企图把我们歼灭。我们轮番用冲锋枪还击敌人,近距离就用手榴弹,把越军甩掉后迅速从沟底攀上岩壁,躲藏在一条天然的岩缝里,一米深的杂草遮掩,敌人难发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越军冲进沟底,四处搜巡目标。

      恰在此时,我们支前民工队伍正朝沟底过来,越军惊喜若狂,立即开枪射击,保护民工队伍的步兵班也进行还击,由于敌众我寡,几名战士牺牲,敌人一窝蜂似地包围过来。情急之下,我们从地图上确定目标,迅速准备射击诸元,用电台传至炮阵地,一会儿我方的炮弹在敌群中爆炸,打得越军四处逃避。刚路过二四八高地的我步兵团指挥所,听到枪炮声,派出警卫排包抄过来,才把这一百多越军全部歼灭。我们七人从沟壁冲下来,帮助抢救伤员。忽然,发现有一名高个子妇女,似曾相识,走近才认出是阿玉。

      在战场上相遇,真是喜出望外,她张开双臂,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告诉我:听说我军惩罚忘恩负义的越军,她就带着茶厂的基干民兵连支前。他们运送弹药和给养通过这条深沟,正好与越军相遇,只好与敌人相拼。感谢解放军及时救了我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被毒蛇咬伤时你义无反顾地救了我,咱们军民一家人,不言谢!同来的民工告诉我,大学毕业后,阿玉毅然决定回茶场,现在是茶厂的技术副厂长了!就你的话多!阿玉打断民工的话,悄悄把我拉到一旁说:她到大学以后也给我写过信,部队调防离开边陲,信被退了回来。她毕业回茶场,与一位武汉的支边青年成了家,现有一个小男孩。你爱茶山、茶场,令我敬佩!我祝福着她的美满幸福家庭! 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容不得我们叙旧,临别时她从挎包里掏出一袋新研制成功的高山云雾茶递给我,这就从你们开垦的茶山上,采摘的优质大叶茶,研制出来的,送给你品尝!说着又从肩上取下水壶:这是出发时泡的高山云雾禅茶,具有提神,健脾胃,助消化,通便的作用,带着喝吧!实在推辞不过,我只好收下。

      我们从强渡红河背着的一壶水,早已喝光,几天滴水未沾,加上啃压缩饼干充饥,一周都解不出大便,肚子涨得异常难受。喝了阿玉送的茶水,奇迹发生了,排出大便,肚子不涨了,人的精神也好了。 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前指七名同志随步兵突击队连续战斗了十三个昼夜,翻越三十五座大山,参加八次重要战斗中,指挥了一百零七次射击,摧毁了敌军六十六个重要支掌点,击毁敌人四个炮兵阵地,摧毁敌炮二十一门,捣毁敌人两个团指挥所。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始终忘不掉那个舍己救人的美丽天使,炽热地爱着茶山、挚情研制新茶的阿玉;忘不了战场上喝过的甘甜醇香的高山云雾禅茶! 



 作者:唐幸福 联系电话:13909003421 2019年7月18日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