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每月推荐
自贡诗人集体亮相《川江》诗刊(二)
代表作:尔东马 蓝星儿 轻若芷水 青奴青奴 辜义陶
2019-8-22 10:30:34 丨  阅读(276) 丨 收藏
我要擦亮心中的灯盏 (外一首)

◎尔东马

曲折的田埂,撑起粘稠的夜色
就像爬行的皱纹,攥紧时间
我常常梦见,弱视的父亲
摸黑回家的样子。每一次
都是归燕斜飞的姿势
油灯低于萤火,昏暗的光亮里
我的祖先,在麦香里复活

好些年了。父母早就结伴而去
在老宅后的山顶养草,放牧月光
和风声
家里的物件,换的换,扔的扔
只有那盏油灯,必须留着
在心里,在梦中,小心翼翼,反复
擦拭
让昏黄的光,养活小小的故乡


树 痂

施暴者,和强加于我的疼
早已化于岁月的烟尘
我的挣扎,有呼啸的风吟
和大雪纷扬的意境

必然会,清泪不断溢出
但那绝不是苦水,是一剂良药
你看,那曾经血淋淋的伤口
凝固成多么温润的笑容,或盛放
的花蕊

尔东马,本名陈学华,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自贡市作家协会秘书长,诗歌见于《星星》《诗潮》《四川文学》等。


光亮 (外一首)

◎蓝星儿

不是从伊逊河传来的
我的面前,除了人群,车辆
还有桥下方散落的星星

今夜
一个人胜过光亮,又被光亮遮蔽
今夜,一个人穿过一群人

堪比箭矢,堪比流水滤过的风声
绿皮火车由近及远
冲向下一站,冲向八点的崖口

来不及命名,来不及为节气引领
方向
在大地与一颗心一侧,月亮
是唯一憩息于夜色和骨缝间的蝴蝶

选 择

我的身后,吹来风
吹来东流水,和笔直的悬崖

我的四周,黑压压人群
他们的脸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脚下,每一条路都充满迟疑
像一场梦不断进出

人群仿佛已各自散开,又仿佛
进入我的体内。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用无声的嘶吼覆盖嘈杂,与另一
半黑暗对话
让我的马蹄沾满月光

前方有牧场前方有彩虹,横刀跃马
前方,还有一场又一场春天

蓝星儿,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星星》《绿风》《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刊物。有作品入选《2017年中国诗歌精选》等多种年度诗歌选本。


    
秘境(外一首)

◎轻若芷水

挂在客厅高处的春羽,发出
异样的沙沙声,满天星
在角落回应,它们习惯
避开人群,用腹语交谈

世间的妥协不过如此,你来我往
在选择中安身立命,像春羽
秘密长出新枝,而满天星
在夜里跳舞,用迷惑的手势
顺利指向某个陷阱

不安的花园,绿植们迎风摇摆
蔷薇开得更加低矮

傲娇的花猫开始了整日假寐
那一日,我忍不住偷听
风来雨细
只是一瞬间的事

风语者

很多次,我向别人提起我住的30楼
一览众山小,如果金钱允许
我还将造一座屋顶花园
但我惧怕风
夜里的样子,如巨人用手
使劲推我的房门

提的次数多了,风
越来越真实,有时
他住在我的壁画里
如白鹭轻飞,于河岸,于黄昏
似迢迢千里,归隐山林
有时,他不安地穿过门廊
跑出去很远又折返回来

我和他,似友似敌,似抗拒似欢喜
从春到夏,从秋到冬
纠缠久了,我许他
包容、宽厚和温良
他给我一颗自由心
不在夜里吹口哨
不再践踏大海、河流和山川

轻若芷水,本名杨莉。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作并在《星星》发表诗歌,坚持笔耕30年,同时撰写散文、游记、随笔、杂文、新闻等。


    
净身出户(外一首)

◎青奴青奴

腊八之后,
我开始密谋一场出逃

任谁呼唤,
都置若罔闻
放置好装扮和行头
不拖泥带水。
离开就要有离开的样子。

34路公交能抵达的最远之处
人迹荒凉,石阶倾斜。
时光是圆满的
呼吸或自言自语,也足够清净
三五鸟鸣,四六花开

拾级,穿坟冢,进石拱门
一步就能回到旧时光


有 赠

有一句话的地方就足够吸引
谁谁不曾年轻?

不要神圣,
热的血就是神明

于废弃的寨门交接墨香的句子,
恍若前世的光景

而今,人去楼空的人世
斜阳笼罩

熙熙攘攘而往之地,
注定沿废道沦陷

那些良木,藤蔓,
青草,野花,以及燃烧的青春
无一幸免

青奴青奴,作品见于《草堂》《山东文学》《诗歌报》《黄河诗报》等,入选《自贡小说20家》《四川当代诗人名录》《四川诗歌年鉴》《华语诗刊》等;合著出版诗集《六弦琴》。


蝉壳(外一首)

◎辜义陶

一只蝉挣脱蝉壳飞远了
草丛间留下一件精巧的衣裳

太阳穿透密密的林子
蝉壳呈现出金黄色光芒

透亮的遗骸里
有着血的迹痕

一分钱一只的蝉壳
是孩童的惊喜

警惕呀!人们,那些在
光天化日之下就可杀害蝉的人

蝉壳,捧在小手上
他们是否知晓,蝉壳里
曾经居住过
一个呼叫的精灵
一个不倔的魂灵

在这非常宁静的早晨
浸透了血和泪的泥土
轻轻地
把这一颗灵魂掩埋

细雨,微风间
它留下英灵在大地歌唱


蝉 思

是你在呼唤我吗?蝉
在这夏天宁静的早晨

我在静静地倾听
这蝉声一忽儿远,一忽儿近

它是在向我倾诉,抑或
向着沉深的大地低吟

有过与死亡的博弈,抗争
但它没有终止呐喊与呼叫

它用它的声音提醒祖国
它用它的生命保卫花朵

如今,一切都已安静
包括操场,包括跑道

我们依然怀思这一只蝉
它曾来过这片宁静校园

不可能一切都已经遗忘
包括泪,包括血

辜义陶,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开始创作,在《花城》《青年作家》《鸭绿江》《星星》《四川文学》等刊发表诗作百余首。有诗集《纸蝴蝶》《七弦琴》出版。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