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每月推荐
自贡诗人集体亮相《川江》诗刊(一)
代表作:空灵部落 田一坡 野桥 罗伟 黄德涵
2019-8-22 10:33:23 丨  阅读(304) 丨 收藏
行走的鱼 (外二首)

◎空灵部落

潜在大海的鱼,吞的是海
吐的是水。隐形于江河的鱼
吞的是明月,吐的浪花
而那些行走的鱼,被渔夫追逐的鱼
是鱼肉的鱼,咽的是生活的药片
吐的是自己的骸骨


现 场

风正撕咬黑夜。这场预谋已久
挟着闪电的入侵直抵你不设防的
肉体
吊灯晃荡得厉害。一个不明真相
失去翅膀的发光体没有发声
而雨滴破碎,扎心的哭泣
在低音部,在跳跃的水面抬不起头
风拉出的弦音在黑夜里缠住了每
一棵榕树
灯光所到之处,不是黑夜的黑
就是满地伤心的落叶和众生失落
的灵魂


我常常站在我的对立面

我常常站在我的对立面
不需要等待。三十年的河东与河西
我急于将过去与将来,相互支撑
到现在
像一个诺大的人字,行走在字里
行间
不是出于自恋。但愿我的两双眼睛
在对视中看到彼此的心底,灵魂
出入的神秘园
看到这个浮世,和你那摇摆不定
的今生

空灵部落,本名杨华,四川省作协会员,诗人、诗评家,《诗边界》主编,《甲鼎文化》副主编,出版同仁诗文合集三部。




◎田一坡

确实,它斜垂在天边,像一道弯眉
眉下,一双垂暮的眼俯瞰,既不冷漠
也不热烈。霁光闪耀的时刻
它的妩媚清澈如斯。它不会持续
太久

虹流溢着它七彩的身体。曾经,
它是一座石拱桥
跨在人间。远古的人们走上去,
成仙了
他们丢下房屋、家具、衣饰,又丢
下粘稠的身体
他们是如此轻盈,他们唯一携带
的花朵也只是花香

更久远的人则是沉重的。它们搬
运七彩的石头
要垒出一座桥来。他们也学会了
舍弃,唯一未能丢掉的
是恐惧。对一座通天的桥的恐
惧。但在暮晚,在雨后
澄澈的天空,他们把他们的恐惧
垒得如此壮观

虹的身体逐渐被磨损得轻盈。它
的欲望是下垂的
垂到辽阔的人间。而我们却永远
走不上去了
人哦,只能顺着虹的方向,朝上看
看。
看看,然后就被远古的人们藏进
他们的云海

它不会持续太久。虹对一个人说
话,刹那就是斜阳千里
虹对一个人轻吻、拥抱,顷刻便会
暮色四合。更多的时候
它是我们内心剩下的一张弓,我
们磨亮一些箭,射啊,射啊
射完这些永不回头的箭,虹就轻
盈的斜垂到天际

田一坡,男,现居自贡。


片场 (外二首)

◎野桥

五月是一个伟大的片场
很多人挤在一起,但各有各的角色
我能背诵的台词已经忘记
是该从故事的情节中退出来
再看一眼玻璃。即使在镜子里
你也不会完全知道,你是哪一部分
片场有时是那么的孤独
像废墟。更像一个迷路的哑巴

五月三日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醒来
但鸟鸣是真的。如往常一样
他能听到声音证明他很好
并不需要记忆。窗帘一半开着
空气清新。黎明浇灌着这间屋子
身心开满寂静
他不想起床去做什么
包括喂饱自己。他知道他的笔
一直在等他。"我还有什么呢"
天色越来越亮,把衣橱照耀
毎一件衣裳都像是新的
他又伸了伸腰背,向着那淡远的
天空



我们再也看不见自己的脸
它不是弄丢了
而是长在那些树和水上
或一杯茶的香气之中
我们摸自己的脸
只能摸到那些景色
它们在一个熟悉的地方
重复你的手指和嘴唇
用一层雾将你的心遮盖
你失去了自己的脸
充满对人世的想念
你要让自己的脸回来
这需要多大的忍耐
你都不知道它能不能回来
一张脸遗失得那么美好
你却要背对着人世走路

野桥,商业从业者,业余写诗。


没有风 (外二首)

◎罗伟

去树林中找到栖身之地
看水如何
在绿色更深的植物经脉里流动
短暂,充满活力的昆虫
一声声鸣叫
没有风也不会静止
你登上坡顶
借助草木的自然生长
水也登上了坡顶


女 巫

我要写一首迷幻之诗
在夜晚,荆棘丛生
我要种下曼陀罗、铁杉和天仙子
遍布二十二层空荡的楼台
住在蓝色监狱的人
看到我以为看到了月亮
月光
盘绕在时与空的旋转门上
彻夜狂欢吧
你们对一把扫帚的全部热爱和误解
都是赞美这世界黑暗永恒


龙凤山记

这儿的每棵树
每块石头都充斥着自然之力
每一个细节都在
描述枝椪静谧内向的热情
成长,纠缠和历险
我来到这里
试图找到来的理由
我试图找到初次爱上世界的那具
身体
年轻,饱满
有不安稳的心,和悲伤情欲

罗伟,笔名最瘦的人,生于70年代,职业工人,业余写诗。现居四川自贡。


    
晚报头条 (外二首)

◎黄德涵

一个老人走失了
全城都在找

去了哪里呢
他不知道,所有的人
也不知道。人们
一遍遍看他的相片
仿佛在看一个几十年
都没有往来的亲戚

一个老人走失了
呆呆地笑着
登上晚报的头条
让我们去寻找


留 守

家人搬进城。他不走
像一件一搬就会
散架的老家具
他离不开背靠的土墙
习惯了亮瓦的微光
他有太多东西放不下
旧契约,陈谷子
老祖宗的画像
荣誉证及过期票据
木柜更深处
还有他藏的老衣


青 松

越来越发现,这身子
像陡峭的悬崖
满眼的风景逐渐消退
乱云不再飞渡
唯有这棵不老青松
依然站立在崖边
依然拿着绿色的松针
缝补日子的裂缝
依然将太阳,一次次
从无底的深渊
捧起来,慢慢照耀我


黄德涵 ,自贡日报社编委;2015年重新学习写诗,曾在《诗刊》《星星》《四川文学》《飞天》《青年作家》《滇池》《延河》《诗林》等发表诗作。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