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西藏支教的青春记忆
作者:李小平 丨 2020/6/9 10:46:53 丨  阅读(127) 丨 收藏
     1984年7月上旬,我刚过完24岁生日,市教育局领导动员我接替一位临时变故的老师,到西藏支教,急组织之所急,我没讲任何条件,两天后,就离开家乡自贡到西藏去。
    年少不知愁滋味。刚下飞机,我就参加了与守卫拉萨贡嘎机场部队战士的篮球赛。但仅过了几天,就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住进了医院。
    我援藏支教的地方是后藏日喀则,海拔近4000米,做饭煮面要用高压锅才能煮熟,环境恶劣,每年从10月到来年5月,风沙遮天蔽日,原野看不到一丝绿色。
    1985年寒假,我回自贡治病,半夜,汽车在羊卓雍湖畔的岗底斯冰川下抛锚,我下车光着手推车,好家伙,双手牢牢粘在车身铁架上,差点拿不下来。寒假快结束,我匆匆返藏,汽车又出故障,半路抛锚在江孜,身无分文的我,就在车上临时结识的江孜中学一个不知名的藏族男老师宿舍楼挤了一宿。
    支教生活十分艰苦,我10来平方米的宿舍,冬天几乎没电,唯一一张桌子上,一百来本书籍是我的家业,自己做饭,常常没菜,便只能煮些面糊吃。有次连续半个月,顿顿吃海带,整得我30多年来,只要一闻到海带味道就“打脑壳”。
    我教初二藏、汉两个班的语文,并担任汉语班班主任,这是全校出了名的差班,班上藏、汉族学生性格各异,很多干部子女,不好教、不好管。有个叫陶建军的同学,经常在学校打架,是班上有名的“小霸王”,我发现他数学好,就安排他当数学科代表,耐心教育,后来,陶建军的语文、数学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藏族学生次央,以前的成绩也经常不及格,两学期后,获得了五门功课优秀奖。
    家乡的领导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远在世界屋脊工作的老师,每个月都给我们寄来《自贡日报》,整整两年,从没间断。每当邮递员把一大撂厚厚的《自贡日报》送到,大家争相翻阅,成为难得的“精神大餐”。我更是《自贡日报》的铁杆粉丝,即使晚上停电,也要“秉烛夜读”。等大家都看完后,我再分门别类进行剪辑整理,头版新闻和一周国内外要事是给学生复习时事的重要资料;副刊上的妙文佳作是学生们阅读写作的范文;报纸上的风光照片和图片新闻,我把它剪下来贴在宿舍的土墙上,久而久之形成了风光集锦。由于我酷爱《自贡日报》,潜移默化,我教的很多学生也爱看了,并向我询问有关内地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情况,我便有的放矢地对他们进行热爱祖国、建设家乡的教育,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效果很好。
    日喀则位于年楚河畔,是西藏粮仓。每当青稞成熟时,学校都要组织师生去收青稞。蓝天、白云、金色大地,师生们背着水吃干粮,顶着草帽,拿着镰刀,像欢乐的鸟群,飞向广阔的田野,一眨眼就没踪影。当夕阳西下,牛车、马车、拖拉机载着沉甸甸的青稞,行走在疲惫的藏胞和师生旁,人欢马叫,好不闹热。
    两年心血没有白费,1986年7月,我教两个班的学生都考入自己心仪的高一级学校,其中,语文中考成绩地区前10名,有8个都是我的学生。
    有朋友曾劝我说:李老师,你是援藏教师,干两年就走,何必这么认真。我说,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干工作必须尽力做好,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育人,援藏教师更亦然。
    我在西藏支教两年,艰苦、孤单、烈日、狂风相伴,但终于圆满完成援藏教学任务,这是我人生的历练,宝贵的时光终生受益、难忘。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