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母亲的猪油罐
作者:黄千红 丨 2020/7/13 13:39:54 丨  阅读(121) 丨 收藏
     而今,时代愈加好了,自然对于生活品质会有更高的要求。不过,我们家里仍然保留着吃猪油的习惯,尽管在量上严格控制,却总得吃一点,母亲说,有些菜,还非得放上一点点猪油不可。基于此,母亲的这个猪油罐,还在使用。
    母亲的这个土陶罐,已有点年份了,平常就放在厨房水槽下面的灶柜里面,这个猪油罐,比普通篮球稍稍小一点,广口的,上大下小,上面上了一层薄薄的藤黄色釉子,像涂抹了一层油亮油亮的猪油,下面没有上釉,浅浅的土黄色,质地也较为粗糙。按照现在的生活水准,这样土的陶罐,早就应该淘汰了,即使要装猪油,也应该换一个品质更高的罐子来装。
    说到这个猪油罐,我们除了不由自主会想到装在陶罐里面的猪油,还会联想到过去的日子。母亲小时候,家里是佃户,日子不好过,食不果腹。新中国成立后,生活有了转机,不过,由于百废待兴,穿衣吃饭都得用票证定量。在这些买买买之中,买猪肉是买中最难,有了钱有了票还得有时间,为了买一斤半两猪肉回来打牙祭,甚至会深更半夜到专卖猪肉的经营站打地铺排队,等着屠宰场用板板车把打整干净了的猪肉拖到经营站,挂到门市部的铁钩上,再一块一块拼下来摆到了案板上,打地铺的大爷大妈才会收拾好被卷,站着伸懒腰打哈欠的大伯大叔才会焕发起精神。那时,最好的猪肉并不是瘦肉,而是肥肉;而肉中珍品又不是肥肉,而是猪油,排了队未必能够买到。那时候,猪肉以猪油为贵,尽管可遇而难求,家家户户也会设法熬一点猪油装进猪油罐里,我们家也不例外。
    我们的生活很难离开猪油,这得和我们的饮食习惯有关。从沸水中挑起面条,不会忘记撬进一筷子猪油,放进盛面条的碗里;蒸嫩蛋时,往蛋碗里掺上米汤或滚水拌匀,加了少许食盐,这还不够,还少不了勾进一小勺猪油。煮冬寒菜菠菜莴苣叶之类的小菜汤,也少不得用勺子到猪油罐里舀出一小坨猪油,融化其中。
    小时候,吃肉的时候屈指可数,母亲就把锅铲伸进猪油罐里,勾出一小点,把锅铲放在火辣辣的铁锅里,锅铲受了热,锅铲上的猪油就会梭进铁锅,一边冒着青烟,一边在融化,彻底融化后,放少许食盐,又从筲箕里,铲几碗沥米饭,倒进油锅里猛炒,直到炒得起了锅巴,炒得香喷喷油亮亮的,这就是我们小时候想着都会满嘴流清口水的油炒饭,这油炒饭还有一个油油的名字,叫油油饭。曾经的我们,生活中需要猪油滋润,质朴的猪油罐里,洁白如玉的猪油,就是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期盼。
    自立门户三十来个年头的我,在小家庭里掌握锅碗瓢盆也有十来年。每次看望母亲,都要在母亲面前露一手,这回也不例外,我到龙井的菜市场买了一条两斤左右的花鲢,要在母亲面前班门弄斧。我用钥匙捅开母亲的防盗门,碰上母亲在厨房熬猪油,熟悉的猪油罐正放在灶头上。母亲刚把洗净切好的猪油放进热锅里,猪油在热锅里冒着青烟,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透明的猪油,一点一点从肉油里渗出来。以前,吃香蒜回锅肉时,母亲爱用三线肉或坐坐肉来做,这些带着肥肉的猪肉,要做成上好的回锅肉,须得把猪肉中多余的油熬些出来,倒进猪油罐里。不过,母亲熬猪油,更多的时候还是挑选呈块状的边油,白净厚实,这种猪油熬出来的油,油量大,油质好,又洁净又透明,冷却凝固后,颜色比牛奶还白净。其时,燃气灶的火很旺,很快就把切成了碎块的猪油烧到沸腾,透明的油从白白净净的猪油中渗透出来,偶尔还会伴随嚓嚓的爆破声。母亲不用锅铲,改用汤瓢,把清澈见底的油,一勺一勺舀进猪油罐。等母亲熬完猪油,已近中午,该我粉墨登场了。已成鱼片的花鲢,经过我裹豆粉、跑油锅、煎泡椒等等,待到泡海椒、胡豆瓣在油锅里炒得香喷喷的了,往锅里掺了开水,把跑过油锅的花鲢鱼片连同鱼头倒了进去。母亲让我打住,母亲亲自往里面放了一调羹醪糟,又让我勾了一勺猪油进去,母亲说,勾进一点猪油,目的是提味,会更香。我这才突然醒悟,猪油的角色其实已随时代悄然发生了质的变化。
    既然生活仍然少不得猪油的滋润,这猪油罐也就有存在的理由,还得陪伴母亲继续上岗。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