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快递
连 香
作者:李开杰 丨 2020/8/17 14:25:45 丨  阅读(258) 丨 收藏
营造一个理想中的少年世界

□ 李开杰

    去年春天,在别人的指点下,我赶时髦开了一个公众号,在公众号的前面需要用点文字来简介这个公众号的主旨,于是我写下了这样一句:我用小说营造我理想中的少年世界。由于更新公众号的过程太繁琐,加上许多杂事的羁绊,这个公众号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但这句话却真的是我几十年小说创作一直的坚持。
    这部小说也一样,我想让连香以我理想的方式修复自己的心灵创伤,安全地走过那段苦难。
    2009年,我负责编辑出版我们市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的文集《5.12盐都记忆》,并主笔撰写大型报告文学《自贡5.12备忘录》,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进行了长达40多天的采访,和本市参加了“5.12”救援的消防官兵、武警战士、武装民兵、医疗救援、卫生防疫、交警、供电、交通运输等各方面的人士进行了深入交谈,当然也采访了后方的献血、捐款以及各种形式的民间救助行为,采访了接纳灾区孩子暂时就读的学校以及对口支援灾区灾后重建的单位。因为这次采访,我接触了大量地震给灾区人民带来刻骨伤害的场景,有的来自被采访者的描述,有的来自图片,其中有许多图片因为太过血腥而只能保存在他们的手机里,他们曾问过我要不要复制,我没有复制,那些画面不需要复制,只要看一眼,它便会深深地烙在你的记忆里,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采访结束后,为了增加直观感觉,我又到震中映秀去了一次,那时地震遗址还没有建好,映秀还保留着不加一点修饰的震后原貌,站在那些扭曲的钢筋混凝土面前,我为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弱小无力而伤心。
写完报告文学后,我便一直在为灾区,特别是那些经受了这次灾难的灾区孩子揪心,那么严重的灾难,死了、伤了那么多人,他们该怎样修复这一切,家园,还有心灵。
    2018,汶川地震10周年,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我一直在想为灾区的孩子写点什么,刚好这时,浙江少儿社的吴遐老师联系我,她刚去了一趟映秀,去看了地震遗址,作为儿童文学的编辑,她也想在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应该有一部作品反映灾区的重建:家园,还有心灵,她认为对这种重建过程的书写,是献给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最好的礼物。想到我是四川人,而且离灾区那么近,于是希望我来写这部书。
    在写作提纲经过反复沟通达成基本共识之后,为了真切感受汶川地震灾区家园重建的情况,我又驾车沿都江堰、映秀、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汶川大地震震中纪念馆,一直到达理县的毕棚沟风景区跑了一圈,虽然只是跑马观花,但整个灾区的重建仍然让我吃惊,首先是公路建设,几乎每一个地方都能高速直达,很短的连接线也大多是高等级路,完全没有出发前我和家人担心的“路难行”,出发前做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基本没有用上,由于每一处都可以吃上很好的热菜热饭,带去的干粮几乎是原封不动地又带回了家。还有房屋建设,重建的房屋从外观设计到建筑质量,从居住舒适到开发利用,都远远好于震前,当地居民告诉我,是亲人的生命,换来了他们今天的现代生活。看到山区一点不逊色于平原城市的方方面面,我甚至在想,那场巨大的灾难,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加速了这些偏远山区的发展。
    当然我也明白,灾区的重建家园能够如此迅速地取得这么大的成绩,一方面来自全国的对口帮扶,另一方也来自国家的西部扶持政策,在西部扶持政策中,又对汶川地震中受到影响的地区给予了各方面的政策倾斜,灾区的家园重建,倾注了举国之力。
    因此我知道,家园的重建不是我在这篇小说里用力的重点,两张新旧图片就可以说明的问题,没必要文学在这里用力,我需要用力的地方是心灵的重建,是连香怎样重建她被这次灾难伤得极重的心灵。
    写作开始前,在准备阶段时,我读过许多资料,有记者采访那些灾区少年儿童的,有灾区少年儿童自己写的,都是灾区少年儿童怎样战胜自己,重拾生活信心的,但读后没有找到任何能够帮助我写作的东西,这些资料缺细节,缺深度,更重要的是缺一颗心要从痛苦中走出来那种挣扎的力量,缺外部环境把那颗受伤的心拼命往外拉扯的力量,缺文学的力量。于是在这篇小说里,除了开头部分必须做的铺垫,以便故事的后续发展之外,我用了尽量多的力气去写连香心灵重建的过程,去写一颗原本就稚嫩的心要从那种连成人也难以承受的巨大痛苦中走出来的那种艰难,那种挣扎的力量,还有朋友、同学、亲人、山水、房屋,一切的外部环境把连香那颗被灾难伤得极重的心拼命往外拉扯的力量,我认为,这种力量就是我们常说的文学的力量。
    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营造出了一个我理想中的少年世界,在我的理想世界里,连香是这样平复的她的心灵创伤;在我的理想世界里,连香是这样重建了她的心灵世界;在我的理想世界里,连香重新找回了自己的骄傲,用一种昂扬的姿态走出了大山。
    在营造这个我理想中的少年世界的过程中,我溶入了我在处理这个故事的许多思考。
    在故事开头用作铺垫部分的灾难来临及灾后的自救和营救,灾后重建之前的一段时间的集体生活,这些都是很容易出感人细节的地方,而在这些细节的选择和处理上,我首先考虑的是中国人,特别是四川人面对灾难的思考和应对模式,因此才会选用了临时社区会有打麻将和斗地主的细节,会有林强认为认真地打好一把牌才是回归正常,而回归正常是一种真正的坚强。四川人,面对灾难真的是有一种达观和大气,要不也出不了苏东坡。
    在处理王子洋和连香的交往时,我没有把它简单化为来自经济发达地区,而且知识丰富,见多识广,阳光帅气的王子洋对连香的一种单方面的救助和帮扶,而是把他们的交往写得相对复杂了一些,在他们的交往中,会有东西部的文化差异,经济差异,甚至于会有少男少女的朦朦胧胧的情感,这当中当然会有连香被来自经济发达地区,而且知识丰富,见多识广,阳光帅气的王子洋吸引,同时也有王子洋面对刚与死神擦肩而过,对生命有了比其它同龄人更深理解的连香时,那种自愧弗如的内心活动,也有王子洋对羞涩内敛的川西山区妹子的神秘感觉。既有连香对东部经济发达的物质向往,也有王子洋对连香身上固有的对物质财富的淡然心理的震动,总之,两人的交往其实是东西部多方面差异和相斥相吸的一种折射。因为,少男少女的世界,从来都是很复杂的,其实,那么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大多没有能够写出这种复杂,这篇小说也一样。
    关于连香母亲张汶同林强的结合,既有同病相怜、同命运相吸的原因,也有心灵突然孤寂,需要精神的填充剂的原因。
    关于张汶采用人工授精的方式怀孕,既有张汶因为林强失去了所有亲人,自已想给林强留下血脉,也因为张汶对儿子刻骨的思念,她希望能生育一个同失去的儿子一模一样的儿子,同时亦可折射国家对受灾群众援助的全面性,因为免费为失去儿女的灾民人工授精这一点其它文学作品鲜有涉及。
    连香接受林强和接受妈妈去人工授精的过程是艰难的,在川西山区,传统的婚姻关系还有很强大的影响力,连香是在以王子洋为指代的先进文化的帮助下,慢慢地从思想上接受了这一切,这也可以折射一个更开放先进的婚姻观念对西部山区落后的烛照。而这次震后许许多多重组家庭,亦是人们大自然用灾难的形式改变人的思维习惯的一种契机。
    连香原来学校的重建竣工典礼是一个很重要的细节,连香正是坐在过去的座位上认真思考了生与死,同学、老师、友谊、灾难等过去从没有认真想的问题,连香在那天猛然长大,真正完成了自已的心灵修复。
    连香和妈妈搬进灾后重建的新家也是一个重要细节,家给人的安定感觉是其它形式无法替代的,重建家园,永远是人类面对自然灾难最重要的抗争方式,也是人类在灾后重归生活最重要的仪式。
    如果说前面的一些细节处理还有一定的,隐隐约约的生活原型,不完全是我的理想世界的话,那么连香在绵阳中学的那个班集体,那些同学们,以及在同学们中间发生的那些故事,则是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而我作为一名曾经的教师和班主任,现在仍然经常以各种方式深入学校,而且因为儿童文学作家的社会分工而一直关注教育,关注校园,关注学生的人,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这样的班集体,这样的同学关系,同学之间发生的这些故事,是应该存在而且肯定存在的。
                                                                          (本文系作者为其长篇小说《连香》所写的序)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