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张明生的脱贫路
作者:龚 伟 丨 2020/8/18 12:54:42 丨  阅读(316) 丨 收藏
      张明生是大安区庙坝镇九房村二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17岁女孩的父亲;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太婆的儿子;一个失去了一只胳膊的中年男人。43年艰难的人生路径早已把他的皮肤晒成了黄褐色。他个子不高,一头茅草棚似的黑发下面,一双明静的眼睛透出一种乡下人的真诚、朴实。他穿一件干净的白色短衬衣,衬衣左袖管里空空荡荡,一阵风就可以把短袖子摆荡起来。
    张明生还是娃娃的时候,长得很可爱。他家距镇上不远,每逢赶场天他总爱去镇上玩耍。他的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为此,他偶尔会得到叔叔婶婶们给予的一、二颗香甜可口的糖食。但他不会独自享用,而是把糖食攥在手里,像一只嫩鸟,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里交给母亲或父亲,因为他知道父母为了操持家务很辛苦。张明生家在镇子东边九房村二组,当地人管那里叫土地湾。他和父母亲还有姐姐就住在土地湾那个u形山道的坎下。一座用泥土垒切起来的土墙房子虽然不宽,却显得空荡荡的。
    张明生只读了五年小学,这并不是他没有读书的天份,而是沉重的家务把他的成绩压垮了。
    山村的夏夜是宁静的,间或有几声犬吠和蟋蟀的低鸣声在空旷的原野里回响。劳累一天的人们早已入睡,偶尔有人从酣睡中醒来去茅厕尿尿,这时,他们总会看见不远处流向沱江河的水沟里有一个小小的人影,赤裸着上身,胸前挂一竹篓,虾躬的背起伏着。月光交织着清亮的水声洒落在那个幼小的脊背上,在这偏远的山村显得格外清晰、明亮。他就是还在读小学的张明生。他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正埋头捉泥鳅,以便赶场天卖钱,弥补家用。睡眠的严重不足让张明生没法正常上课,当同学们在老师的引读下朗读课文的时候,他只能偷偷的躲进旁边的空教室,拼两张小课桌悄然沉沉地睡去。
    贫困的处境让张明生渴望有一套宽大的砖瓦房子,有一个幸福的家。那年他19岁,当他看到村里的伙伴们为了将来能有出息都纷纷外出打工挣钱的时候,他动心了,于是他也决定离家远走他乡挣钱。
    不久张明生成了广州一家塑料厂的工人。吃苦耐劳是庄稼人的特质,也是他的特质。但是,长期的超负荷工作让他疲惫不堪。在一次加班的夜晚,他的左手臂被卷进了卷料机,从此他失去了下力人赖以生活的一只手臂。老板是个狡黠圆滑的家伙,花言巧语的一万叁仟元人民币就把淳朴老实的他哄回了他生长的地方——土地湾。
    张明生从此在沮丧、痛苦里摆渡着贫困的时光。眼看着儿子灰心失望低落的情绪,张明生的父母准备为他娶一个媳妇,哪怕是个有智力障碍的女人也好。张明生最终极不情愿地答应去智障女人家相亲。但是,居然遭遇对方拒绝,原因是他少一只胳膊。张明生绝望了,他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是这世上多余的人,他神情恍惚地想去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痛苦,不食人间烟火的,空茫的世界,他想起了距家不远大脚仙那位炼丹升天的神仙,他想去到那个叫做天堂的地方。这时候,张明生儿时的玩伴、同学,一位已经是庙坝镇中心校教师的杨斌把他从绝望的泥沼里拉了回来:“少一只胳膊又怎么了?一个人的肢体残疾,只是肢体局部的缺失,虽然它会为以后的劳动、生活带来一些不便,但不能否定其生命价值的潜在能力。如果一个身体健全的人,思想、心灵、意志出现残疾,这样的残疾才是人世间最可悲的残疾,反之,如果一个肢体局部残疾的人有着健全的思想、高尚的灵魂、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其生命价值依然无法估量......”张明生傻傻地望着这位儿时的玩伴,傻傻地似懂非懂地琢磨着这位有文化的昔日同学说的每一句话,心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对呀,我只是少一只胳膊,那女人可是脑袋出了毛病的残废;镇上那个的李二娃不也是病恹恹地吸粉(毒品)死去的吗?还有那个因为杀人坐牢去了的,听说要敲沙罐张三娃......”杨斌的劝导,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张明生一下子幡然醒悟。
    张明生单手扛起了锄头,他开始在自留地里去铲除荒草,他开始甩开粗壮有力的单臂和家里人去地里种植包谷、花生、高粱,他甩开手臂高高扬起锄头的姿势,活活脱脱就是一个不屈服于命运摆弄的勇者的姿势。他还开始了养殖鸡和鸭子。
     家里的境况开始慢慢地好起来。2006年村子里有一人家,媳妇怀上了孩子,但那家人准备堕掉。张明生的母亲知道这一消息主动请对方把孩子生下来由他们家抱养,就这样张明生得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婴,到现在这女婴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了。说起这女孩子,有件事应该说一下。虽说张明生的家庭境况有一定好转,但是,伴随父亲于2012年因病去世,母亲因“青光眼”病双目失明,家里就完全靠他一个人的劳动力支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支付女儿入学的,哪怕为数不多的费用也让他十分吃力。有一天,有人托镇里的熟人给了张明生1500元钱,并捎话来说,他女儿的费用以后就由那位不知道姓名的好心人承担;同时,女儿所在学校鉴于他家的具体情况,按国家有关规定决定免收学费;不仅如此,政府还按国家的相关规定,每月给予他和他母亲残疾费和残疾人生活补贴300元,每月低保费300元;另外,政府为了让张明生摆脱贫困,为他安排了公益性岗位,每月有800元的薪水。张明生这位不善言辞的老实人感动了,每当想到这些,他的眼眶里总是满含感动的热泪!
     张明生不是那种躺在好心人和政府的帮助、补贴生活里睡大觉的人。相反,好心人和学校、政府的帮助更加增强了他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信心。他不仅把地里的三亩地栽上了适时的农作物,而且还包种了别人家的两亩地。2015年张明生搬出了原先那座土墙房子,在那个u形山道上边建成了一座耗资十多万的崭新的砖瓦房。那是他平时积攒的七、八万元加上政府补贴1.5万和已出嫁的姐姐帮助1.5万元修建起来的新房子。房子宽大、朴实、敞亮,就如像张明生现在的心情一样。张明生在新房子外打了一块宽敞的混泥土坝子。镇政府负责人考虑到张明生母亲双目失明,又补贴了一部分钱给他,同时自己出一部分资金加筑了一条牢实的不锈钢方形围栏以防意外。
     张明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并没有那些高远的志向,但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一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心,他也有常人一样有的七情六欲,他希望有一个圆满的家,他默默地期待着一个善良的女性和他一道共同来经营他们的家。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