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快递
黄昏辞
作者:赵永生 丨 2020/8/28 10:30:02 丨  阅读(366) 丨 收藏
古铜色的诗情
——闲读赵永生诗集《黄昏辞》

   周春文

    永生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他在文学上的追求与执着让人敬佩,2010年,当他还是武装部政委的时候,出版第一部诗集《一池绿锈》,短短十年时间,先后又出版了《闲情》《风住尘香花已尽》两部长篇和诗集《刺青》及今天我们分享的《黄昏辞》两部诗集,这种创作的速度是惊人的。
    十年前我为永生的《一池绿锈》写过读后感,那是一种随意的心情在自然的风景里寻找快乐,在远山的悠远与咫尺的交流中探讨人生,那时的他是在《时间的背面寻找阳光》,而我,却在他的《一池绿锈》里流连忘返。
    今天,手捧《黄昏辞》,给我的却是另一番的诗歌肌理,别一番的古铜色的诗情。
    欣赏一个人的诗歌,最高兴的就是去欣赏诗人的诗歌性格、诗歌语言和诗歌艺术,而永生先生在整部《黄昏辞》里所表现出来的这三种特性异常强烈,犹如一股强大的力量直逼我的心灵,叩问情感神经。在我第一遍阅读过程中,脑中首先跳出的就是“古铜色”三个大字。他的诗是古铜色的,语言与表现出来的情感是古铜色的,甚至艺术的章法也是古铜色的。
    古铜色是什么?是黄昏时的余光,是壮年时的热情,是诗歌灵性的映照,是永生将其诗集取名为《黄昏辞》的深刻寓意之所在,是诗人骨子里的性格决定。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再一次解读这部《黄昏辞》,解读永生的良苦用心就水到渠成了。
    诗歌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是由自身个人性格形成的。永生生于高原长于高原,加之行伍出身,这本身就决定了他刚毅果敢率真直接的性格,人之情发乎性,发乎于生活的坚忍。永生的诗歌就像他的行事风格,关照生活与人之运命,都是一个“直”字,直来直去,直抒胸臆。”你爱上他 食指和中指间的悬崖 爱上燃烧 要是燃烧真如繁花三月 那红唇烈焰呢?”(《女人烟》),开篇第一首就会让你怔住;“叫我如何从你的青春和美丽中 分娩出来? 整整一夜了 我相信 我们就是那对 翻飞在前世天空下的蝴蝶 就在昨天 我们再次走失 我们隔着浑浊的人间”(《我们隔着浑浊的人间》),全诗不长,但透露给我们的信息是准确而生动的,是直接而率真的;“去看你时 得卸下凡尘俗世 太过油腻的事物不适应 直面一朵荷花”(《孤荷》),“我住过的宫殿叫桂花宫 我宠爱的妃子叫丹桂 我最痛的时刻是月圆之时 我最恨的节日是中秋 中秋非要人自揭伤口 明月非要撒下细盐”(《桂花宫》);及至到后一章节的《义结十三》“喝血酒 拜关公 结义之后 就是兄弟了 在人间 粥稠 果甜 闲来挑灯细闻 石头里 也有冲锋号角 在回响”等等,这些诗行留下的是凄婉世界的不尽感伤,是情之多舛的由衷写意,与真实无关,与个人无关,与爱情无关,她是诗人透过对世间现实情怀的关照,而迸发出的低沉的呼唤,当你手捧书卷,你一定会看到这诗中的圆月、人面、高天,看到永生的侠骨柔情,看到多年前那一柄戎马生涯的铁剑。
    如果说古铜色的味道开始馨香而来,那再让我们看看永生诗歌的语言与章法,真像是陈年的老酒,浓烈又酣畅。南美诗人帕斯认为:“诗,由语言而生,又超越语言。”“语言,有时是水,有时是剑,诗的现实,是由语言穿透的。”把帕斯的这些精辟的论断放在永生的诗歌里再也恰当不过了。“雪 尘世的蝴蝶 游在水中 燃烧着 楔入生命的无意义 那些被爱过的一切 我将双手奉还 闲来 一纸风雪 度我 度你”(《风雪度》)。“风雪度”是需要精神力与生命力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追踪与成长,每一次人生际遇的交合与楔入,每一天生活的循环与往复,都有可能在“风雪交加”中度过,我们的生存与过往,不仅仅只有“风雨交加”,不仅仅只有“和风细雨”,度,长度,宽度,深度,厚度,每一度都可度,度时度人度事度物,只有在度中才能把理想与现实隔离开来,把对方与自我隔离开来。有形的风雪通过无形的度,把个人对所“楔入生命的无意义”不断加以考量,那种度后的自我超越与自我救赎,力透纸背,无欲则刚。
     再来看看他的《宽窄巷子》:“阳光如水 时光如水 宽宽窄窄的巷子 荡在水面上 可以慢 慢成鱼虾成群 慢成平平仄仄的青砖和灰瓦 慢成星光满天 在水中 假如你邂逅一个词语 她重获新生 请接纳阳光的馈赠 李杜的恩准 假如你来时蹑手蹑脚 离开时 请带走你的微弱和细碎”。读罢该诗,更见其这首诗的语言张力更见其诗人的功夫与底气。每个人生活的路子、空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重大的变化,每个人生活的节奏、质量,又有谁在为你量身定制呢?但诗人紧紧抓住这一表现人之精神与物质的自然表象,并加以提炼与升华,这就是诗的敏锐性与洞察力了。人啦,来时的路子很窄,去时的路子也很窄,但人生的长短是由你自己决定的,紧赶慢赶,随缘而安,这些都是你自己的事,诗人只是用精明的语言与个人的经验给你提供了一种可能。也由此,诗人便完成了一次以一己之语对生命的观照。
    欣赏永生的诗歌并不能就此止步,还必须得放大我们的逻辑视野,因为“诗歌的冲动往往是在不经意间产生的,而又泻意一般漫过我们的笔头”。但纵观永生的整部诗集,没有更多的放浪形骸,没有更多的节外生枝,旁逸斜出。在土地上他是规划大师,在音乐上他是钢琴大师,在绘画上他是水墨大师,永生的诗歌讲求跳跃,讲求留白,讲求空旷与高亢,四个页码容下了四个篇章八十首诗作,这足见其每一首诗的长度与宽度,足见其胸襟与肚量,言不该之言,说不该之说,那是写诗之大忌。但永生却能把长诗写得很短,短诗写得很柔,柔中自在用力,这种技巧没有谁敢信手拈来随心所欲。“还不够柔软 还需要长久的浸泡 才能将身体里暗藏的玻璃 彻底取出 半生如此零乱 旧作如此糟糕 那笔突兀的中竖 多么像一句伤人的恶语 还需要寄以水 取出眼底躁动的溶岩 舌尖的锋利 取出另一个你 直至写出静美的诗篇”。一首《狼毫》,仅用了短短十三行文字,把个人的意志与豪情,追求与理想展现得淋漓尽致,细细咀嚼,真像那享誉全国的富顺豆花,貌不惊人,回味悠长。
    “天空低沉,有鸟掠过,万物陷入不安的漩涡。”永生的诗历路程总是在自己的不懈与奋斗中向前延伸,戎装是卸下了,但最初的情怀没有卸下,人是去到了高处,但富顺作为他的第二故乡,他没有挥手自滋去,这一点让我们很感动。他能把自己《黄昏辞》的分享会搬回富顺就说明他喜欢这片土地重视这份情意——多重感情的叠加。
    永生,这一次我们是祝福,下一次我们将期待。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