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秋收的快乐
作者:刘安龙 丨 2020/8/31 12:13:23 丨  阅读(94) 丨 收藏
    乡村的八月,是流金的八月。
    整整一个高温多雨的夏季,孕育出一个金黄的秋天。金黄色的稻穗,在风的吹拂下就像金色的海洋一样在流动。透过这片金秋黄色,我们看到了秋天的别样魅力,沉甸甸的收获,金灿灿的笑靥。
    便想起上世纪80年代初期那些秋收的日子。
    对于没有劳动力的家庭来说,收获的季节,是喜悦的季节,也是烦恼的季节,更是累身累心的季节。
    秋前十天无谷打,秋后十天满山黄。母亲望着我们家那块丰收在望的大稻田,忧心忡忡地告诉我这句农谚。
    首先是协调农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集体那些破烂不堪的农具以低价卖给了少数农户。除此之外,要单独添置大型一点的农具,不是每家农户都能办到的,比如打谷机、拌桶、木质风谷机等。像我们家,父亲在外面工作,属于半工半农,只有箩筐、镰刀、档席等小型收割工具,收割时必须矮下身子向别人借用。
    其次是确定时间,“换工程”打谷子。在我们家,这是最难的,因为我们没有劳动力同别人家“换工程”。也就是说,别人帮你收割谷子,你却不能帮别人收割。这样,就必须全凭你的人缘关系,才能把眼看一天天成熟的稻谷收割回来。好在,我还能勉强应付“起草”这项工作,得以参与秋收,同时,也算是与人家“换工程”。“起草”,不是我现在十分擅长的写文章、起草文件之类的活路,而是跟随在打谷机、拌桶后面,将脱粒了的稻草捆成个,拖到田坎上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再一个一个地支起来晒干,秋后好堆扎成一个一个的“草树”,以备耕牛冬天食用或者其他用途。“起草”在那时的农村属于学徒干的活,要想成为农村主要劳动力,必须经过此岗位锻炼。而且,打谷子的人可以随意支使你,比如到田坎上去拿烟拿水,去抱远一点的稻把递给他们,帮助他们把装满稻谷的拌桶推到岸边,甚至先担一挑稻谷回去……后来我总结,任何工作,学徒阶段都是最苦最累的。
    再次是协调晒坝,秋收时节,家家抢收抢晒,晒坝十分紧张。通常,再困难,母亲都能协调好。因为,平时母亲就喜欢帮助别人。
    还记得那年帮大叔家打谷子。天刚蒙蒙亮,我们五人就来到田边,我的工作自然是“起草”。因为大叔家只有他和他母亲蒋大婆两个人的田,工作任务自然轻松些,于是,三爷,这个生性乐观的老单身汉,就干出些搞笑的事情来。
    按照通常的习惯,我们把早晨那阵子打下的谷子担回晒坝后,就回大叔家吃早饭。此时,大婆赶紧出来,到大坝子晾晒谷子,大叔呢,到街上割肉去了。三爷看见桌子上主人家还是用的平时他们两娘母蒸饭的甑子,便打开来看看,坏笑着对我们说,把它吃完。按照农村习惯,打谷子这顿早饭是很重要的,主要突出一个“饱”字。因此,农家不敢像平时那样马虎,下饭的蔬菜、咸菜特别多,这也是展示该户女主人这方面手艺的机会。三爷是老辈子,我们当然不敢反对他,只能闷头吃饭。当我吃完一碗起身时,三爷的眼光跟过来,看见我舀米汤喝,呵斥道,二娃子,不准舀米汤,添饭。我只好又满满添一碗饭回到桌上,当我把筷子伸向那碗黄南瓜时,三爷的筷头敲过来,说,不能吃占地方的菜,这里有红豆腐。就这样,在三爷的安排、监督和身体力行下,大家果然放空了那一甑子米饭。
    此时,快乐的三爷拿着碗跑到屋外高喊,蒋大嫂煮的早饭不够吃,哪家借一碗给她。一会儿,就有两个年轻媳妇端着饭从东院子朝这方向疾走过来。很快,蒋大婆红着脸从晒坝跑了回来。
    你个粪头儿,这哈把饭给我吃完哈。蒋大婆一边谢两个年轻媳妇,一面嗔怪三爷。
    三爷则哈哈大笑,招呼我们出工了。
    那天上午,我们因为吃得实在太饱,在稻田边上足足休息了一个小时才敢下田干活。
    大叔从街上割肉回来,知道这件事后,埋怨了他母亲几句,因此,蒋大婆的中午饭煮得特别多。而我们几个呢,在三爷的要求下重点是喝啤酒,整得人家的饭吃了三天……
    秋收的季节,虽然辛苦,但充满快乐。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