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涨洪水
作者:孔繁强 丨 2020/9/4 11:32:51 丨  阅读(232) 丨 收藏
      近日,沱江富顺段洪水暴涨。当洪水漫上滨江路后,大家习惯性地拿今年的洪水和1981年的特大洪水相比。听到这些议论,我的记忆也如滔滔洪水一样被打开……
     我从小就生长在富顺县城西门的沱江边,对沱江的涨水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多年后,沱江的涨水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记忆。
    沱江每年都要涨水,每到雨季就会涨几次。涨小洪水,我们就去搬鱼;涨大洪水,我们就搬家。
    小时候,一遇到涨洪水,我们便跑到河边的“灰包”(堆垃圾的山坡)上,望着水面漂浮着的各种草堆、腐木、死畜随洪水自富顺县城东门上游滚滚而下。大家聚在一起观望、谈论往年洪水,预测今年洪水的走势。
    洪水能不能涨大,凭经验我们一般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平缓而下的洪水,大都不会很大。这时候我的哥哥就会结网捕鱼了。特别是半夜涨水,哥哥便会叫醒我:“涨水了,搬鱼去。”一听到哥哥的呼喊,我便会翻身下床,提起巴篓,屁颠屁颠地跟在哥哥身后,到河边找较小的水沟、回水坝等水域捕鱼。哥哥捕鱼的工具主要是搬筝网,我们这地方叫“拗子”,捕鱼我们叫“搬鱼”。就是将两根韧性较好的竹竿,用绳结结成“十”字形,然后把袋状渔网的四个角用绳系在竹竿交叉形成的四个顶端,竹竿像弓一样弯曲的张力把袋状渔网牢牢地绷紧。在“十”字形的交汇处,再连接一根较粗较长的竹竿和绳子。搬鱼的时候,把粗竹支撑的渔网的一端立在河边,用一只脚踩着,双手拉着绳子一手一手缓慢地后放,渔网便慢慢地沉入水中。等一两分钟,又用力一手一手地拉起绳索,渔网便慢慢升起,浮出水面。在渔网浮出水面的时候,惊醒的鱼儿便会在网中跳跃。多的时候,如天女散花般。待渔网完全离开水面后,未能潜逃的鱼儿便沉在网底。于是,哥哥收网捉鱼,我在旁边当“二传手”,负责把鱼儿送进巴篓。但在“二传”的过程中,“失手”也是经常发生的。只要有到手的鱼儿挣脱落水,我和哥哥都会惋惜一阵子。回到家后,一定会给家人绘声绘色地讲述鱼儿得而复失的过程,常常引起一家人的欢笑和叹惜。
    大的洪水一般来势汹汹,一个浪子紧跟一个浪子。前一个浪子刚刚拍打在岸边的水印,很快便会被下一个浪子的水印覆盖和超越,这样的洪水我们就得挂念着搬家了。
    我们家在富顺县城西门,地势低洼,离江较近。沱江水一旦涨上我们“观水”的“灰包”,便是平地了,我家就岌岌可危了。印象中我家被洪水淹过好几次,当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1981年的特大洪水。那年,大概是学校放暑假不久,四川各地暴雨如注,洪水凶猛,大有摧枯拉朽之势。大家还未来得及凭经验判断洪水的走势时,滔滔洪水已爬坡上坎、攻城掠地,直逼家门。以前涨水,我们一直都会存侥幸心里,即使洪水涨到家门口,也期盼着它不会再上涨了(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因为搬家毕竟是一件非常麻烦和极不情愿的事。非到洪水进入家门才万般无奈一点一点地开始搬家。当然,一些随身物品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但桌椅板凳之类的只能留在家中接受洪水的考验了。
    没想到,1981年洪水不仅进了家门,还淹过了房顶,我家全部淹没在洪水之中。记得当时我穿一件雨衣在地势较高的屋檐下度过了五个不眠之夜。当时富顺一中的校门(距我家几十米)也被淹了三四米深,整个富顺县城几乎全部进水。白天,有几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听说是视察灾情的,后来我们领到了救灾物资。与涨洪水相比,退洪更加麻烦。在退洪的时候,每家人必须站在房屋的水中不停地用木棒搅动洪水,使洪水中的淤泥随水一起退去。否则,洪水退却之后,淤泥就会留在家中,清理淤泥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我们要昼夜轮流观察着。一旦发现开始退洪,我们全家人都会站在家中的水里,一边搅动快速退去的洪水,一边抓紧时间简单清洗浸泡在水中的家具等物品。洪水退去后,很长时间,我们的生活才能逐渐恢复正常。
    多年后,因城市建设的需要,我们搬了家。搬鱼的“拗子”因早已不再使用而遗弃,洪水也再没有进过家门。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