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莫为外相所惑
作者:余庆 丨 2020/9/13 11:02:48 丨  阅读(41) 丨 收藏
     前不久与朋友聚会聊到周七,突然意识到与这位年长我几岁的著名油画家,真的好久没有相聚了。他长年累月地戴着一顶Jeep帽子的形象,似乎还停留在那些鲜活的记忆中。 
    终有一天,当我耗尽宝贵的三年时光,皱纹也悄悄爬上了眼角的时候,回到了成都。
    谁曾想一觉醒来,他是我回归美术界第一个想见的人,待一切尘埃落定后,只想找一家我俩最爱吃的火锅店叙叙旧,唠叨一些日常和随性的话题,不禁感慨韶华易逝。
    在我看来,岁月是一杯陈年的老酒,回想在四川美术馆的日子,笔墨纠缠是一段抹不开的记忆。有时似一滴水搅乱整池月色,透过涟漪吐出滚烫的烟雾;有时如菊花残,满地伤,是芬芳也是惘然,恰似万物坠成泥。
    我喜欢他的性格,从不解读其作品。不知为何,他说话时的语气,不善言辞的咬字轻重和叹息,都是努力、忍耐、谦逊的秉性。在艺术圈历经千锤百炼,不赏奇景又怎知其绝妙!幸而有爱相随,热血犹存,才有识尘埃也如沙硕一样的心境。
    想当年,我俩常怀良善之心编辑《四川美术报》,在撰稿中酝酿飘零的七彩,伸手触摸都是平淡积累的点点滴滴。纵然栖息岁月,承载回忆,很多事情历历在目。
    今天收到周七为我画的肖像。画中的我,是桀骜不驯的昨天,至少断言再次随风摇摆回归现实。这幅作品用具象去表达人的心理特征,实际上是客观表达精神的一种符号,使人乃以心服,倍感欣慰!这是一个故事,也是肝胆相照的友谊。
    那年月酒杯斟满前,共同的兴趣爱好让彼此敬远方、敬明天。结伴在北京与深圳等地观摩学习,他看我肆意挥洒的情绪散落其中,便提议取其拙形,以博一乐,滋味很是酸爽。
    时隔多年,尘无迹,光阴如故。正如斯蒂芬·茨威格的那句话:“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暗中标着价格。”这幅作品见证了兄弟之情于我生命的价值,多么生动、多么暖心。
    凭心而论,他是一个“自悟而迷”的画家,不同于游离在主旋律边缘的艺术家,也不同于某些画派一窝怂的江湖大师,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吵不闹不卑不亢,却能在国家级大展中见招拆招,过五关斩六将。
    他擅长用镜头聚焦人世间情感交织的画面,通过绘画打破现实与虚拟、客观与主观的界限。而后,在画意中寻找秩序,隐蔽无虚的浮华,用画笔重塑人物细腻入微的精致,演绎尘世漂浮,绝无虚腔乱撰。
    此时,他早已不屑荷尔蒙分泌过盛的话题,只为享受自悟而迷的境界。他不仅是绘画语汇中的参悟者,也是自省吾身的明白人。每天会摆弄一辆自行车,随心所欲、悠闲舒适地穿梭于初升与西暮的太阳之间,走走停停清风三里路,依旧是往后余生晴空万里。
    相较而言,社会上那些画到昏时已入膏肓的画家,好高骛远地营造“真实”境象和逸笔草草的主张与形式,都是形神兼备的俗世技艺。  
    或许,恰如其分的话总是姗姗来迟,周七错失了最好的机遇,被那些热衷于快餐方式的艺评人,视为一朵玫瑰在荒原里盛放后枯败。
    在没有台本的生活状态中,他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态度,从不跟风市场、娱乐大众,也不屈服于市场陈词滥调的定义而活成别人的样子。即使被策展人神神叨叨地灌输理念,依然背道而驰,莫为外相所惑。正如:“儒家崇理性,尚修身,适合克己复礼;道家却抱持反面的观点,偏好自然与直觉,才是处世之法 。”
    他眼中有风景,饱含着人世沧桑的幽咽情怀,心中有光芒,修身之路注定一蹴而就。然而苦于圈内拙劣的评判标准,笑谈画坛个别跳梁小丑溜须拍马之功效,宛如揉皱了的纸巾习惯性弃之。只有月白风清的淡定,才有人淡如菊的从容。
    时隔多年,我与周七再次为理性与直觉相约,行走于红尘巷陌,漾一抹微笑,人间值得;荡一脸明媚,未来可期!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