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牛吃草”耐人咀嚼
作者:空灵部落 丨 2020/9/13 11:07:49 丨  阅读(86) 丨 收藏
     东方文化是关于人性的诗化哲学,有别于西方的科学文化。因而中华传统诗歌从《诗经》开始的赋比兴,无论用哪一种方法写诗最终无非是表达人的情愫。万物有灵,皆有生命。而生命诗学“道法自然”,这种理念深入骨髓,以致源远流长。富顺籍著名诗人张新泉的现代诗《牛吃草》,表面上在叙述牛吃草的过程,难道其诗的奥义就到此为止吗?显然不是。
    张新泉写过大量的经典短诗,如写龙泉驿的桃花名句:“桃花才骨朵,人心已乱开。”早已在诗人之中广为传诵。这是一首由物及人的诗,在文字背面是两条线,一物一人的关联与递进,这是明线,任何读者都有阅读的快感,这是来自于现实与经验。在《牛吃草》中,读者只看到明线,也就是牛吃草的过程,但是诗人给了一条暗线,正如绘画的留白,给读者以想象空间。公共意象的牛本是明喻之物,是勤劳、奉献的代名词,譬如鲁迅先生将自己视为牛:“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血。”表示索取得少而奉献得多。但诗人不落窠臼,他只是借牛进食来揭示牛与草互助共生和互生共荣的关系,以及得与失的关系,这朴素的辩证关系在大自然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但在社会学的范畴之中,人与人相处往往处理不好这种关系,都愿去当吃草的牛而不愿去做草根。其实人各有相,以适合自己的生长方式活着才是生存之道。被啃过的地皮:“草,会长得更积极”,这便是诗人的发现与态度。
    不仅如此,诗人还在传达一个理念。诗人绘声绘色写牛吃草的过程与细节,牛与草各自内心的变化与态度。他并不是去寻求盖棺定论的结果,对牛来说,结果与人的命运一样,都是死亡的宿命。在东方诗学中注重生命的过程而轻结果。因而你看到了牛对吃草过程的享受,以及草被啃过的愉悦。诗人以禅宗觉悟的方式去呈现大自然的道理,去顿悟庄子的“游鱼之乐”,这与“牛吃草的欣喜”有异曲同工之妙。生命以天计,以时辰计,我们都要乐观以待过好每一时刻。诗人的功夫在诗外,这便是佐证。
    张新泉是第一位获鲁迅文学奖的诗人,他出版的新诗集和在各知名微刊发表的诗歌作品,纯粹、简约、睿智而深邃,给人以启迪与悟性。

附:
    
牛吃草

◎ 张新泉
 
一般是先用舌头
把高一些的草,卷进嘴里
嚼完之后,再把嘴
凑近地皮,啃那些短的
 
比较而言,啃,更费劲
但也是最酷的一道工序
短草的断裂声
让它们的根,十分欣喜
这相当于一种肯定和嘉奖
啃过之后的地皮
草,会长得更积极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