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沿着童年那条小河
作者:沉 石 丨 2020/10/18 9:40:08 丨  阅读(189) 丨 收藏
     一条河的形成,是用尽了风和雨的力量,用尽了自然的神臂为你开凿而来的,没有谁知道这河的上游在哪里,也无法知道它最终还会在某一个拐弯处,折向哪一个方向。童年故乡那一条小河,打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汩汩地流淌在那里,陪伴着我美好的少年时光。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过父母,为什么有那样一条小河呢,它是怎样挖出来的呢,为什么河里的水一直流不完呢,它所涌来的溪水下游的人们喝得完吗,水里还会流动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少年的问题总是那么多,一个接一个的问,但父母直到现在也没有正面回答过我一个问题。后来我也就不再去问了,而这些问题却一直在我的脑中萦绕着,徘徊着,挥之不去。
    我开始了走近那条小河。
    那是一条离我家不远的小河,也是家乡唯一的一条河流。就像上面提到的,它从哪里来,流向哪里去,从小没有出过远门的孩子是无法弄清个中缘由的。但这条河依然故我的兀自流淌着。
    这条河在我家乡有个非常大的特点,那就是上下游分别都修建了一个堰闸,上游叫连麻凼,下游叫堰坎上,中间有着好几公里的河段。这条河常年水流丰沛,所以两个堰闸间常年水满则溢,坐在我家的屋檐下,远远的就能听到堰闸的流水声,尤其是上游的连麻凼,因为它离我家最近,哗——哗——哗的声音似乎从来就没有断过,清脆、悦耳、叮铃,如果是连续下过一场大雨,四面汇集的雨水多了,那哗哗哗的声音就会变成瀑——瀑——瀑的声音,而且完全可以让你感受到是一浪推着一浪在往前赶的急迫心情。这是我最喜欢听的一种声音,一种瀑布的声音,即使人在远处,你也会感受到流水摔到堰凼里溅起的水花,一圈圈浮起又一圈圈落下,尔后是挥手致意,难舍的离去。时至今日,当我再次回到老家,我最喜欢的仍是端上一根凳子,坐在月光下,遥听这美妙悠扬的河流之声。
    这是一条从未被污染过的河流,是我儿时最向往的地方。说真的,那时的农村,真没什么是小伙伴们的乐园,我们的儿童世界就是广袤的田野,小小的山丘,翠绿的河流。学校放学了,课本之余,大伙总爱背起竹篓,相约外出割草,农业社的牛需要吃草啊,能多割草上交社里除了能挣一定的工分外,就是为自己争到了一个拥抱自然的关键时间。要知道,不充分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一般情况下是这容易私自外出的。因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父母希望你的眼睛最好一刻也不离开书本是最好,她们哪里知道,那条小河里,还有好多希望与猜想,需要我们去打捞。
    然而,割草是假,贪玩是真,往往一出家门,我们就直奔水流声音悦耳的小河边了。放下镰刀与背篓,一个猛子下去,不一会儿就到对面的河坎上了。水真是一个好东西,像润滑剂,在水里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体就会变得光洁顺溜;又像舒心散,再多再害怕的事,只要一下水,三下五除二,脑子中的这些东西一股脑儿就不知去向了,简直忘得干干净净,真象用水洗涤东西一样;还更像兴奋剂,儿时的水中浸泡,是不会让人冷静的,光溜溜的屁股,屁颠屁颠的,看着就让人兴奋,用不着谁来起哄,水仗早就打起来了。
    平常的戏水总是在短暂的愉悦中结束,时间很快就用完了。大家最盼望的是悠长的暑假,这条小河便成了最具诱惑力的地方。在这样一段心旷神怡的时季里,我们除了日常的跳水扎猛子,凫对河,打水仗,还多了一个更有趣的伙伴,那就是牵牛洗澡。平常没有牧童短笛的时光,没有嗷嗷炊烟的悠扬,没有远上寒山的憧憬,没有停车坐爱的想象,可这些牛犊子的到来,无疑的,带给我们的是别一番的喜气洋洋。牛在水中也是极其惬意自如的,任由小伙伴们牵着,也任由小伙伴们在它身上爬上爬下,一人也行,两人三人也行,它也只知水里畅游的舒爽,不知背上高兴的负担,一味的在水中游乐,从上游到下游,再从下游到上游,来回往返,乐此不疲,伙伴们也在这不停的滚动中,收获了无限的欢乐。
    更为有趣的,小河边还有着一块偌大的沙地,那里常年被河水冲刷,堆积了不少的河沙与鹅卵石,于是这里便又成了我们的另一个小天堂。水里游累了,大家又齐刷刷的奔到这沙滩上,凭着各自的想象,堆沙堆,修沙房,或是不知疲倦地搬来鹅卵石,学着小人书上似懂非懂的情景,不知是在修建炼武功的操场,还是修建城墙垛子,甚至还有垒万里长城的,至于像不像,大家都有评说,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乱作一团,最后是各持己见,各怀主张,三三两两再次扑进水里,抖落身上的细语泥沙,穿上开裆裤,亦步亦趋,夕阳西下,余晖来临,鱼贯回家。于是,童年时光,就在这样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往复回环中悄悄流去,不曾留下更多展望。
    淡看流年烟火,细品岁月静好,人生的境界,是心灵的境界。家乡这条小河一直贯穿在我的生命里,从未间断过。今天,伫立在涓涓不息的小河边,童年的往事便从时光的缝隙里娓娓而来,而我,却从未想过抑制这宛如小溪一样的记忆之水,任由它自由的流淌与浸润。我在想,如果没有这小河,没有这小河旁洁白无暇的沙滩,我们这邦小年青,会不会收获水一样的柔韧与性灵,会不会有生命昧问与光阴的笃定,会不会拓展我们幼小的心灵,丰富我们无限的空间想象。人说家乡的喂养,是父母的教诲,是乡人的叮咛,是风和日丽的照耀,是山川景致的润泽,而泥土呢,则是培植我们茁壮的深厚基础,是让我们变身参天的不尽养料。人至中年的我们,现在更多需要的是寻找一番心灵的安静,唯有心灵的安静,方能铸就人性的优雅。这种安静,是得失后的平和,是面对诱惑的恬淡,是看破困苦的从容,是笑对世界的欣慰。真的应该感谢童年的自由与无羁,还有那条家乡默默无闻的小河。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