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李加建:另一片文字牧场——《春归何处》的原创渊薮与美学向度
作者:蒋 涌 丨 2020-11-23 9:16:53 丨  阅读(1447) 丨 收藏
      就笔者看来,让人读不下去的作品,或是读后就忘得干干净净的作品,以及读后不能打动心灵并引发思考的作品,都不是好作品。尤其对小说而言,它应该是生活积累已经丰富厚实,思想认知已经成熟练达,笔舌在燎心渴望、溢胸激情和锐利目光的驱动下开始倾诉,这样的作品才可能进入史册,巨制经典。《春归何处》是李加建首部自选小说专辑,它收入短篇小说18篇,立意之高远,构想之老道,文笔之精致,诗情之丰润,见识之清澄,寄托之深远,均令人过目难忘。
    李加建的写作生涯,经历了三次爆发期:
    第一次是建国初期到1957年前夕,他怀抱走向新社会、建设新中国的满腔激情,以青春歌喉讴歌生活与理想;
    第二次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他这饱经沧桑的多难身,急不可待地要展示再次获得解放和冲破思想樊笼的痛快;
    第三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末,他依旧保留着理想主义的童真,而伴随改革开放出现的复杂社会现象则需要自己放下诗人的单一去思索纷繁的世事,创作风格也从浪花飞溅的波涛式推进转入古井沉潭式淡泊幽深,其作品充满回望岁月的苍凉。
    在前两次爆发期中,李加建创作了大量至今仍在海内外引发研讨热的激情迸溅句韵优雅的诗歌;后一次爆发期,李加建则向人们贡献了成集束推出的一篇篇深蕴思想、寄托高远、独具风格的小说。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恩格斯曾经指出:“一个民族在灾难的时候,会学到比平时更多的东西;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失去的,会在进步中得到补偿。”他还强调:“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多灾,多难,多变数,上个世纪,一个中国人在所能经历的大事件,李加建领教了三分之二,这不能不算孕育其创作的特殊的时代温床。他平生每每事与愿违,屡屡南辕北辙,充分印证了“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的悲怆内涵。
    当李加建借助价廉却不媚俗的钢笔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脑键盘,让久蓄心池的话语化作一行行释放灵气、凸现创意、激扬才情的文字,它昭示出新生活的艳丽曙色,戏剧般地把逆境的深浅足迹升华为抵达将来的铺路金砖。
    李加建抱定一个自己的创作宗旨,那就是“为历史揭示真,为生活伸张善,为人间创造美”。是啊,一旦进入并读懂了李加建的作品,则会为作家坚守良知、忠于生活的人格品质动容。他的小说以诗化的精致语言叙述,具有高超的艺术表达天赋和出色的细节描绘才能。不少读过、读懂李加建小说的人,都认定他的一大批短篇小说水准不仅超过了他牧养的诗群的水准,而且无可质疑地有资格列入自贡当代小说创作的最佳文存。
    构成李加建小说创作的前因是,作者先身不由己地和假恶丑狰狞类谈过心,握过手,拥过抱,然后才得以全身解脱,充当甄选真善美天使们的推介者,所以,必然产生叫人叹服的结果:下笔神形兼具,刻画入木三分。
    李加建的所有小说都是在过上安宁日子后,以“前车之覆,后车之鉴”的警觉,去回溯一条来路,给后来者留下借鉴和路标。为此,他书山觅路,学海荡舟,孜孜不倦地精读了马克思、恩格斯等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大量原著,也广泛涉猎了国际共运史、世界史、中国史、西方哲学史、中国哲学史、中国革命史、中国文革史、地方志、民间野史、名人传记、经典文学名著、现代著名思想家典藉、圣经、佛经、古兰经、天文学、军事学、兵器学、医学、民俗学、文学理论、气功等门类繁多的文丛科目,这一番由无数个无欲白昼和无眠长夜串接的阅读跋涉,由无数个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催化的大彻大悟,他读破万卷,搔破头皮,上求,下索,探天,叩地,访古,问今,饱尝九九归真的八十一难,取得一部悟世真经。
    李加建的作品,篇篇皆诠释出作家才情不凡的审美向度,堪称藏机锋于拙朴,喻深刻于简约,集哲思于含蓄,伏幽情于旷达。明眼人会察觉,他的小说里,有对自我的情感世界始终不渝的守护,有对故土生于斯长于斯的山河岁月的眷恋,有对贫贱之交永不负心的忠贞,有对亲情爱情友情的讴歌,有对美好前程的向往与追寻,有对生活童叟无欺的感恩,这正是他在坎坷长路漫漫长夜能抗拒沉沦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
    若问《春归何处》最宝贵的内核是什么?笔者可以毫不迟疑的回答,真格地真诚地真声地为追求真谛而放胆歌啸,不惜赴汤蹈火,不顾粉身碎骨,进入了无畏无限、无怨无悔、无邪无我的艺术境界。它所呈现的“美”带着一种原生态,它奏出的“主旋律”飘逸撼动心灵的艺术魅力,它把直视人生的勇气漶漫为出类拔萃的写意,它让对故乡故人故情的顶礼膜拜晶莹作浸字透句的颗颗泪珠。
    这里需要遗憾地指出:现今,人们的眼光大抵盯着李加建的诗歌,对他小说知之甚少。其原因很简单,李加建的诗歌是少年得志,所以,他像歌德、普希金、莱蒙托夫等大师的际遇如出一辙,由于诗名太大,掩盖了文名,似乎诗歌是太阳,小说是月亮,月亮是借太阳发光。
    谁知李加建小说品质并不输于诗歌?
    李加建的处女作《月落乌啼》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东北《短篇小说》一发表,立即在文学界引起关注,不久又由自贡歌舞团改编成歌剧上演,在四川首届歌剧调演中获奖,并在“全国歌剧学术研讨会”上好评如潮。
    李加建以个人独特方式表述一个现代人对历史和人生的感悟之外,还尝试以新的思想内涵与美学向度去解决“雅俗共赏”问题,他发表在山东省文联主办的《新聊斋》上的短篇小说《复仇者》,获得了“山东省首届蒲松龄文学奖”的小说一等奖。
    李加建的小说创作一发不可收。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的《华人世界》创刊号发表了《斜晖脉脉水悠悠》,四川《现代作家》发表《哑人》,山东《当代小说》发表《留得残荷听雨声》……
    李加建接连推出的小说赢得了阵阵喝彩,从短篇小说递进为中篇小说与长篇小说,然而,他在故土低调依旧,尽管他在庄重的人代会上、在随意的文学讲座上,可以口若悬河地直抒己见,抨击时弊,但对自我的小说却很少向人提及。
    在笔者看来,李加建的小说透露出饱经沧桑的阅历、用心良苦的老道和诗意盎然的本真,一如他的诗歌,绝不是着意避开宿命枯荣的塑料花,它虽有一些担忧飘零的心事,却颇具傲视苦难的胆色和迎接风雨的淡定,不乏喷吐芳香的内蓄与灿烂夺目的坦荡,因此,它是逗人喜爱的,也是耐人咀嚼的。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