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恐龙博物馆前的遐思与仰望
作者:钟志红 丨 2021-2-3 9:49:58 丨  阅读(1136) 丨 收藏
     从恐龙博物馆回来,总有一种缱绻挥之不去。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晨曦悄悄穿透窗棂,稀释一夜的薄凉,清爽的气息递上早安的问候,沁人肺腑。倚栏远望,坐标在视野中心的恐龙博物馆,有意与我相约在秋风的线谱上。
    是的,在新一天的节奏中,博物馆的一鳞鳞尘埃草书生命繁衍的清晰逻辑,延展四季更替的风情与遐思,日记下白驹过隙的点点滴滴,见证了风云轮回、蝶变传奇。
    彼时,当我置身于博物馆前,天空阴郁、雨丝拂面,让人的心情坠入沟谷。我欲快步进入馆内,目光最终停留在一处角隅。
    大雨来临前的风,惯性地撕咬着博物馆前那一棵树,大有不身首分离死不休的阵势,却也清晰着它鹤立鸡群的孤独与醒目——我从无意的一瞥到敛步凝视,这种心理活动的转变充满着对结局的期许——集团军作战的大风,就那么一个冲锋接一个冲锋地云奔潮涌,而树木却如前沿阵地上的一面旗帜,迎风招展,仿佛特别享受这久违的洗濯磨淬……最终,我目送风的残余势力远去,一股浴火重生的欣然贯穿通体,给予我凛然与的力量暗示。
    人生一世,对美的期许总是渴望和贪婪的。这么些年来,我曾躺在北大荒的黑土地,默数夜空滑过的流星为爱人祈福,也曾跑马溜溜在蒙古大草原,吼上几嗓子“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哪,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甚至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布达拉宫前聆听风铃的悠远、经筒的飞旋……可是,在我旅行日记的字里行间,依然缺少情感的饱满和思想的脉动,缺位对短暂人生的感悟和珍爱——或因诗境画景远离了接地的真实,月下林间的浪漫成为梦呓;或因读书听歌的作古,干枯或截流了我滥情的泪水,梳妆镜前的标致,在腐朽中渐渐老去,为了躲避被纸醉金迷调度的生活节奏,逃离被风花雪月调情的轻浮时光。
    凝望馆前的树,撩起我久违的眷恋和追怀,固化我对它所代言的薄凉和凄婉。浅薄的知识和流俗的情调,难以领略其生命力和美学逻辑,斑驳的残壁、沧桑的岁月,定然被我的忽视而蔑视,如同成年后虽然熟谙自己和爱情,却又那般的陌生和飘忽,于是终生不疲地盲寻着陆的制高点,虚荣地追逐人生的完美,无心领悟人生完整的真谛。
    一声鸟啼,急切且又坚定地撕开天空的阴霾,划伤我呆滞的视线,突然觉得在阴云下依然直立的树,有意为我前行导航,供给我苍凉和悲壮的想像张力。从另外一种视角审美,我仿佛看到了亿万年前的恐龙,它们在瘦水瘠土上的性感和血性形象,顶天立地。
    诚然,回归假寐状态的那棵树,坐标恐龙博物馆以默为辩的本色,亦激活我情思伸展的动力:一片不易察觉的秋叶,从它的高海拔处飞落,悄悄着陆在止水的身边,有心撕开不遁的雾绡。
    这时,那一束急切撕开阴晦的阳光,斜投在树身上,制造着活蹦乱跳的鳞光,把一张偌大的金灿地毯披向人间。瞬间,隐身在山涧的鸟语花香次第光鲜起来,它的轮廓见棱见角,有如灵光乍现——在日月的庇护下,我有心聆听来自亿万年前龙的跫音,仰望它们若隐若现的身影,或成为一种惯性的本能。
    阅读一座博物馆,何尝不是在阅读中华民族勤劳智慧、不屈不挠的龙精神:五千年的斑驳不老、古风犹存,不知窖藏品了几多风起云涌、刀光剑影,却以团结凝聚、造福人类的身躯与气节阻挡风沙的肆虐,骨髓中流淌着中国品牌的硬朗。同时,那棵坐标龙精神的树依然的缄默无语,以包容人类欲望和贪婪的境界,让我为名利的冥想、随俗浮沉的心归于平静和踏实。
    对此,我不知恐龙博物馆是相承山的衣钵,还是标签水的作品?我猜,在它注目礼下的领地,早是习惯了这一个时刻的到来,它依然保持着静默的姿态和执著的等待,延续着青春的心境;凝固冷峻的表情,以无字的语言,包容人类的欲望和贪婪的心灵,何尝不是一阕耐人寻味又意境融彻的辞章。
    咫尺距离的恐龙化石,粗糙肌肤脱落的每一鳞碎屑,宛如一颗颗纪实的甲骨文字,大写着引领与荣光的标题;压题的图案,是那若浅若深的裂隙,给人以无尽的所思所想。或者说,遍体鳞伤的躯体,如同一圈圈等高线,佐证了硝烟烽火的昔日多舛,又或收藏下绚丽多彩的时代变迁;每一抹风雨的拭痕,缩影了我们父辈、乃至父辈的父辈的身影,成为遮风挡雨的胄甲、一帧动态的黑白相片,它用无声和单色的画面,把经线的时光与纬线的风云交织于此。这是动态和静态的组合,彩色和黑白的互融,讲述着一个个永无结尾的传奇故事,彰显着不仅是一座建筑物所能记载的图腾。
    风雨远去,一座座山峦在阳光的映像下,宛如一根银线上镶串的一颗颗明珠;夜幕垂临,那一盏家灯悬在大安的夜空,以阳光的基因映照在屋檐下的孩子,他不迭地打望,不知是在守望家人的平安归来,还是在收留白天游人的背影?在能见度低值的状态下,我无法明辨他眼光的清澈或是迟滞,如同我不知他与博物馆的关系,他的人生或将迎战怎样的风雨,可我分明察觉到,他抿嘴时忽高忽低、或近或远的声音,在不甘宿命的春耕秋获,坎坷多舛成为一道伪命题,也成为茁壮的一针催化剂——人生无需完美,人生更需完整。
    当我与博物馆辞行时,月光下一对情侣在喁喁私语。渐行渐远的博物馆,况味仍原始、粒沙然藏海。我无力梳理厚重的人文风情,只有古香的点晴墨迹,凝固着情有独钟的凝望,附丽永久和无限的眷恋,轻易让我深醉在无际的感动中。
    回望那一抹穿透博物馆的阳光,在我即将迈入知天命时,沐浴我生活的崭新和人生醒悟,让我对生命有了正解与校勘:老去的只是沉浮的阅历,不老的是人生之基、人性之源的坐标——唯真而往,唯善而行,唯美而思。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