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生命的礼赞与人性的讴歌——赵应的长篇小说《天乳》及其意义
作者:周 云 丨 2021-2-3 9:54:29 丨  阅读(1294) 丨 收藏
      年逾古稀的赵应近年来的创作总是给人以惊讶。即便和他往来已多年,拿到他新近出版的《天乳》,我仍然颇感意外,不知他怎么鼓捣出这样一部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
    赵应近几年里创作成果颇丰,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黑色的情歌》《夜半更声》《漂逝的小船》,长篇小说《盐马帮》《话说袍哥》;创作的影视剧本《盐马帮》《书痴》《麦地》《春晖》和《自贡小三绝》等已拍摄播出;《书痴》在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展播;经全国50余家主流新闻媒体权威评选,荣获“2015年中国十大新派作家诗人”称号;2017年他的散文《羊措雍湖边》获“中国散文网”金奖;长篇小说《天乳》在今古传奇杂志社2019全国小说大赛评为一等奖,并在该刊2020年第三期发表。
    读完《天乳》全书,颇感欣喜,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这样说——这部书不仅超越了他以往发表的几部小说,达到了作者的一个新的高度,也给当代小说题材的创作,贡献了一个值得深入研读、阐发的文本。
    赵应开始创作这部作品时,已经70岁高龄。
    好在作者对小说的人物和故事情节成竹在胸,所有故事都已经烂熟于心,写作时用手写板录入电脑,信笔挥洒,每天不仅不感觉苦涩,而且乐在其中。三载寒暑披星戴月,孜孜耕耘,尽管有时思路堵塞,不得不搁笔,但全书的谋篇布局始终纠缠于心,从2018年初春动笔到去年年初完成了初稿。
    2020年3月,《天乳》在《今古传奇》刊载,引起读者强烈反响。四川、北京、陕西等地一批知名作家、评论家纷纷撰文予以评析肯定,许多读者留下阅读感言。 
    赵应曾在市歌舞团、区文化馆、市文联工作过多年。他生活坎坷、阅历丰富,两眼视人间苦难,一心感人世真情,用笔写人生无常。
    时时刻刻贴近底层生活的体验,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底层生活体验具有两重性。它可以因题材的鲜活生猛而成全他,但也可能让他忽略了或无法望见更广阔的天地,从而阻碍他前行的脚步。
    赵应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不甘心于仅仅作为一个底层生活的描绘者,哪怕这种描绘是逼真而生动的。他有着宏大的抱负。他希望通过对这片底层生活和人物的刻画,抵达人性的广阔的疆域,抵达生活的核心本质。
    《天乳》以1924年中国历史上解放束胸的“天乳运动”为背景。讲述蓉城前清四川总督丁保桢的侄儿丁盛一家,女儿丁香为代表的女性,在当时妇女解放运动的影响下,反对束胸旧习,追求恋爱自由,与留日学生石重阳的动人爱情和丁府家中几个女人悲惨命运的故事。
    《天乳》反映的是上个世纪20年代刚刚脱胎于几千年封建社会的民国,在社会的每个角落还弥漫着封建礼教的社会背景下,人加在自己身上枷锁的悲痛。人应该回归自由、自然、自在的生命真实。
    赵应长期在基层生活和工作,他熟悉底层群体的生存状况,熟知普通百姓的疾苦和期盼,切身感知大地深处的创伤和疼痛。按照作家自己的说法,他要剖析这片“土地上的坚守和堕落”。
    马克思说过,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一部成功的小说作品,总是会提炼和概括这种“总和”。
    《天乳》这部作品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多达50个,其中不乏性格完整生动的形象:前清四川总督丁保桢的侄儿丁盛;纠缠于灵与肉的剧烈冲突,因乳疮没能医治辞世的大妈;束胸帕一圈又一圈,像一条毒蛇死死地在身上缠绕,后又冲破封建礼教,与留日学生石重阳自由恋爱的女儿丁香;“穿着民国学生装的时髦年轻人”大少爷丁绍轩和同学石重阳;三姨太丁竹;善良懦弱的佣人王妈,丫环金桂、银桂……
    《天乳》以出色的洞察力,烛照了人性的幽暗沟壑,展示了生活对人的赠予和剥夺。他严格遵循生活自身的逻辑,超越了简单的价值评判,从而使得这部作品也具有了某种丰富、厚重和驳杂的品格。
    文学就是人学。无论文学的创作手法和表现形式如何多种多样,花样百出,其最本质最重要的内核永远是对人性的追问、 探索、解析和表达。
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时常应该想到或者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文学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文学最本质的特性到底是什么?
    什么样的小说能让人一口气看完呢?我认为肯定是和人性贴得最近的,读者才能跟它产生共鸣。
    《天乳》从蓉城浣花溪旁的丁家大院展开,围绕丁香的人物悉数登场,各显其能,各表其态,各露其形,各发其声。作者写作的时候跟着人物走,我们阅读作品也跟着作者走。作者于小说创作也颇具功力,人物的摆布,情节的安排,悬念的设置,细节的描写,心理的探究,看似意料之外,又全在情理之中。等你看完了作品,便觉得作者的笔端每走一步都合情合理,这个“情”和“理”,其实就是人性。我以为大凡叙事文学尤其是小说,忽视了人性的挖掘,是不会在读者心中产生共鸣的。
    什么是“人性”?人性就是人的本性。    
    《天乳》以妇女解放运动的影响下,反对束胸旧习为主线展开,每条线上的人物,个个都来源于社会生活中,他们也曾出现在作者的生活里,或者与作者的生活存在某种交集。他们生活在现实里,定格在作品里,将成为一个那个时代的历史记忆。
    多条线时而平行推进,时而交叉延伸,作家借助电影蒙太奇手法的运用,融入《天乳》的故事情节的铺排中,给人以立体、多彩、全方位的感觉。多条线交叉延伸,使得小说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性、可读性和现实主义色彩。
    《天乳》的细节、语言和人物形象都需要作进一步的打磨。《天乳》的叙述语言还不够老到,凝练,尤其是新时期的长篇小说,网络的普及,碎片式阅读和快餐文化的盛行以及生活节奏的加快,我们的小说要让读者阅读,就必须切忌叙述的铺陈琐碎。但瑕不掩瑜,我个人初读完整部小说,最后的感受还是大大小小每个人物都出奇地清晰、准确,作者笔力之健,在我阅读经验范围内,为自贡本土小说作家中所不多见。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