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和溪溪聊人生
作者:尔东马 丨 2020/1/8 21:41:12 丨  阅读(827) 丨 收藏
     “溪溪,来,爸爸想和你聊一会儿。”
    “好,爸爸,我马上来。”几经催促,刚好安静下来做作业的女儿听到我唤她来闲聊,迅速放下书本,坐到我面前。
    “溪溪,有一个问题,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却始终想不明白,你来帮我分析分析吧。”
    刚沉浸于意外“逃脱”学习的喜悦,迎头又拂来“尊重和信任”之清风,女儿满怀期待地望着我。
    我开始描述前两天到凉山州美姑县出差的经历。我们的越野车行驶在狭窄崎岖而坑坑洼洼的山路上,多数路段都是一边紧靠笔立的峭壁,一边是高高的悬崖,崖下是铺满乱石的小河。一路尘土飞扬,车辆上蹿下跳,坐在后排的我被甩得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悬崖峭壁之上,不时有石子、石块滚落,砸向路面和悬着的心,幸好我们都刚好躲开。听着我的叙述,女儿先是兴奋,转而惊惧。
    “溪溪,假如你就生活在这里。而且每天上学放学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你会害怕吗?”我顺势抛出一个傻傻的问题,目的是让女儿依靠想象获得现场感。
    “那么吓人,谁会每天去那条路上走啊?”女儿答非所问。
    “你说的也对。但总要上学吧,而且这里的多数学生从家到学校,没有其他路可以走,怎么办呢?”我继续向女儿介绍我的所见:车过雷波县,已是中小学放学时段。道路两侧,三三两两的孩子背着书包行走在扬尘里。
    我注意到她慢慢地滑入一种平静的若有所思状。
    我接着向女儿介绍,看到当时情景,我想了很多问题。但我最想知道的是,走在这条路上的孩子,大多数时候会想些什么。
    “溪溪,我们来猜一猜,他们最可能想些什么呢?”
    “回家。我觉得他们应该就想早点回家。”
    “嗯,我想也是。但是回家了,天亮又得起床走这条路去学校啊!”
    “那应该就是想早点毕业。”
    “但是毕业了,总要出门干活啊,不然吃什么呢?只要在那里生活,就逃不出这危险。”我说。
    “那怎么办呢?”面对我层层递推的问题,女儿一时作难,充满期待地望着我问道。
    “是啊,那怎么办呢?”我把问题还给了她。
    “当然只有离开那个地方啊。”女儿说。
    “是啊,但是去哪里呢?怎么才能离开呢?”我继续分析,关于离开,这里大多数的人应该都想过,但是数百万人要从这绵延数万平方公里的大山里走出去,路途遥远自不必说,到哪里去找一块落脚生活的土地呢?然后,我们就“努力改善生存条件”和“走出去找到更适宜生活的环境”进行了讨论。这自然绕不过这里的孩子应该胸怀梦想——好好学习,靠自己努力走出大山。
    “是呀,溪溪!其实刚才我们讨论的问题,走在这路上的孩子可能都认真地想过。”我接着把问题引向我最希望女儿思考的方向。“但是,我最没有想明白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孩子要走在这条路上,而你和你的同学一出生就可以生活在这座城市里?还有北京、上海那些大都市的孩子,为什么一出生就拥有了比你和你的同学更为优越的生活条件、学习环境?”
    这个问题一出,女儿自然就陷入了茫然,这在意料之中。关于“我是谁”等富于哲思的问题,我们穷尽一生,都很难得出满意的解答,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里思忖出一二呢?
    “我们生在哪里,这是无法选择的。”我很干脆很直接地告诉女儿。“但是,生在大山里的孩子和这座城市里的你们,还有大都市的孩子,你们将来会是怎样的生活,是不是一出生就决定了呢?”沿着这样的思路,围绕如何看待自己的“出生”、如何看待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道路,我们进行了并不深入但很切合孩子生活经验的讨论。我们的讨论很轻松,也偶尔瞥见她思索的点点闪光。我不需要她在这个年龄,依靠这样浅浅的讨论就可以获得所谓思想的洗礼。因此,我不会在讨论中居高临下,把自己的见解强加于她。
    简短的讨论后,孩子回到课后作业中,更加沉静专注。在我看来,借助恰当的机会,和小小年纪的孩子聊聊人生,不过是要引导她正确面对与生俱来的一切和前行的道路上必将不断面临的“新情况”,学会在生活中主动思考,形成独立的判断,拥有守得住平静、经得起风浪的“人生之桨”。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