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心琴奏响“盐都颂” 一一试评刘蕴瑜长诗《盐都C大调》
作者:胡 凡 丨 2020/6/9 10:42:59 丨  阅读(348) 丨 收藏
      刘蕴瑜新近问世的长诗《盐都C大调》,是自贡文坛多年以来的一个独特斩获,著名诗人蒋蓝在序言中给予了充分肯定,赞扬它“着力谱写了四种影像:龙的声音、盐的声音、火的声音、灯的声音”,并指出它具有三个突出的意义:是“近七十年来,诗歌界第一部涉及壮写盐都历史文化的长篇力作”“采用的‘诗交响’策略”“把家族的繁衍史、个人的生活史与盐都的城市史予以了深度焊合,对撞成一个人与城市的心灵史”。对此,翻开刘蕴瑜的这部长诗读者不难原汁原味的品读,笔者无须赘语。

    一

    刘蕴瑜的这部诗冠名《盐都C大调》,在笔者看来它有两层寓意:一层是显喻,诗人追求诗的乐感、律动和节奏,朗诵它,阅读它,宜有音乐伴奏,寻常的急躁的读者,未必能读懂它,理解它,进入其宏丽的诗境;同时,它亦喻示诗行的情调与音乐调式中的“C大调”相近:自然、平稳、中和、舒缓。二层是隐喻,自贡在川城市排序居C位,这部诗冠名“C大调”,便是献给一座心间乡城的“交响诗”。
    《盐都C大调》是刘蕴瑜的第二部集子,前些年他结集出版过《江涛上的雕塑》,在自贡诗歌江湖他已经有过“兴风作浪”的业绩,亦有诗歌、诗论散见于《星星》《解放军文艺》《滇池》《少年先锋报》等报刊,似乎各种风格他都曾尝试过,不乏探索的成果。       
    另有选诗素来严谨的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的《中国朦胧诗纯情诗多解词典》,收入刘蕴瑜的两篇诗作,并将它们编排在中国朦胧诗巨擘北岛的诗作之前,这也称得上是一种不以衔头和身份取人、取诗的文德吧。请读,刘蕴瑜的《你的沉默》:
    你的沉默/是一片浓浓的乌云/挂在三月的一棵树上//当你把脸掉过去时/雨便从树叶间哗哗地落下来/淋透我全身/那场雨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让我久久地辨不清视向/当我看清那片天青时/一切都成了/美丽而忧伤的回忆
    读过这首不俗的朦胧诗,读者不妨慢慢咀嚼个中滋味。当一个有朦胧诗功底的书写者,换一副手法,换一种风格,写出音色明朗宏丽的《盐都C大调》时,它不失为一个鉴赏者的参照物,作者的笔力深浅读者大抵能够加以掂量,也就多了一个进入文本的视角,无疑有助于读者进入刘蕴瑜的诗意空间,加深、加速解读其文本的深度和进度。

    二

    严格地说来,创作《盐都C大调》对于担任过自贡市文联主席、已经“成名”的作家刘蕴瑜可谓机遇和挑战并存,是一次崎岖迢遥的文路跋涉和成败莫测的创作探险。
    为何?
    尽管,书名冠上“C大调”带有暗示性极强的音乐抒发色彩,实际上它又极具诗剧、诗史、诗颂的多重特征,作者要表现的内容、题材和形式都极其宽泛,而运用的体裁又是诗歌,它是受限性较强的书写手法,这就使诗创作的空灵、优雅、活泼被庞大的构建和复杂的内涵所挤压,一管诗笔运用难以自如。尤其作为新诗,它的活力仰仗于率性发挥的随心所欲的自在、自主、自由的挥洒笔墨,而创作者的宏大叙事、气象万千的成套构想,无疑会令诗行受限后等同于长短句分行体的格律诗,结果是挑战自我或烦恼自讨地升高了难度系数。
    同时,各位读者阅读口胃的百般挑剔导致审美情趣存在差异性的多样化、多元化,与作者表现手法的单一性和发挥空间的局限性形成较大反差,作者和读者对文本的期望值便殊途同归的相互攀比,因此,一个热情奔放的进入宏大叙事的诗坛宿将,在这里放低了身段,为照顾读者面的广大而被动选择大众化的雅俗咸宜的表述句式,从而自我“设计”又自我“中计”地扮演了一个兼具欢庆和悲情的双重角色。
    令人钦佩的是刘蕴瑜当然能掂量出一个自我认领的文事使命的沉甸份量,而他依旧无怨无悔地毅然前行,如同歌德要创作诗剧《浮士德》、拜伦要创作史诗《唐璜》、普希金要创作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莱蒙托夫要创作长诗《恶魔》《童僧》、洛夫要创作长诗《漂木》,那是按捺不住胸腔膨胀欲炸的抒发激情和追求渴望,好比一挂瀑布纵身一跃于悬崖,跌入万丈深渊并非陷入绝望而是充满希望。
刘蕴瑜尝试了,动笔了,成就了,付梓了,至于读者美誉和微词,他一视同仁地视为“社会反响”,就像一个辛勤了一轮季节的庄稼人,别人说他歉收、丰收都不紧要,自己乐于坐在草垛旁叼着一个饱饱烟袋悠闲地吧嗒着,只须把他人叽叽咕咕的絮絮叨叨当成一场音乐来一番享受。间或,这才是一个作家的禀赋与本色,耕耘与收获都是为稻粱谋劳作的必选动作和神圣天职,不误时令地搏击一回才是硬道理。
    从某种意义上讲,刘蕴瑜创作主题长诗《盐都C大调》已获成功,他没说软话,做了硬事,值得各位诗家称道!

    三

    刘蕴瑜是一个有才华而低调的诗人,他在诗集后记中写道:“写诗对于我是一种常态。……就像生活不能缺少盐,亦不能缺少诗意。”他甚至过谦地自谑:“我不是一个成熟的诗人,就爱做梦罢了,正因为如此,才有这个胆量献丑,敬请各位看官多多海涵。”但是,毕竟如他感慨那样:“一首小诗来之不易,长诗就更不必说了。”
    就笔者看来,刘蕴瑜奉献的诗集《盐都C大调》是一次自贡文坛刷新纪录的有益探索,作者欲集叙事诗、抒情诗、史诗朗诵诗的特征于一体,兼具诗剧、交响乐章、戏曲、合唱、朗诵等表现手法,是穿越与写实、得体与破体、守望与追寻的多重构建与穿插互补,也是至今为止自贡本土诗人吟唱的献给这座城市的行数最多的主题诗,它注重神似而非形似,在虚与实、远与近、重与轻、大与小、详与略之间游刃有余,似乎以哪一种尺度来衡量它都不当然,又以哪一种标准来囊括都无不尽然,这也真像刘蕴瑜所预期那样,寻求一种音乐的流动感和穿透力,他的诗句也就真像音符一般给人留下“有意无意”的飘忽,并“若即若离”的淡入淡出,让人既抓不牢实又抛舍不开。
    刘蕴瑜以前卫的探索,闯入了一片自贡所有作家罕留足迹的无人之境,其得,其失,其成,其败,不妨留给时间,留给后世。其实,它已经是一种艺术存在,是一个诗人辛勤劳动所构建所创作的艺术成果,它如同一座建筑物早已屹立在那儿,能不能经得起岁月销磨、风雨侵蚀和人言毁誉,答案留在后人那里,现在而今眼目下,又何必急结论?
    末了,笔者借唐人罗隐的诗句,表达一点读后感触:“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为了谁?其实诗人已开宗明义的以书名作答:为了盐都,为了这座他因生于斯、长于斯而在兹念兹的城市,诗人的滔滔不绝的歌句已淋漓尽致、琳琅满目地铺陈和展示,何劳我等俗人多嘴多舌去喋喋不休?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