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自贡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巴黎地摊
作者:毛语秋 丨 2020/7/22 9:34:15 丨  阅读(153) 丨 收藏
      我总想做些地摊生意,在国内的时候就逢场便赶,卖些自个儿手工雕花做的皮夹皮带。当时的大学附近没什么过多管束,生活清闲的人自然手里也宽裕,我最大的一笔生意是一天卖了4个包售价1500元,除去成本,尚有700元的利润可赚。学生的地摊营生是不计时间成本的,有几个零花钱便能将爱好当作事业撑下去。
      来法国之后,我也打听过如何在法国摆上地摊,了解到巴黎地摊集市分常驻集和流浪集,例如大名顶顶的圣旺和凡夫集市属于常驻集市,每周末有固定地点固定摊位不见不散。这两个集市包含了数条街,虽都是摆地摊,但摊主们很有品位,多是苦心经营多年。他们会开辆小货车来,抖擞着铺开一整个“旧时代的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卖的商品的风格可从18世纪的装饰艺术谈起:金角银花的大水晶吊灯,猛犸牙制成的雕花扇子骨,细碎银链织的小包,鹿脚制的好餐刀。这些价格倒不算贵,即便是再好的贵重品,上了摊位其身价也要便宜几分。摊主都是有几分热血的上了年纪的人,用中国人的话说,他们不图什么钱,只是等着有缘分的顾主来买东西。
      我有常去光顾的摊面,一个是在圣旺卖老信件的。这些写给父母、朋友,或是远方孩子的信件被一叠叠堆在木箱里,老摊主对它们很珍惜,落雨天会撑起伞来,晴天便用布将它们盖住。我有一段时间很爱河马,翻遍了木箱想找出几张带着胖胖身躯的河马的明信片。当我存了三四张后,才发现这些印的都是同一只生活在巴黎植物园内的河马。它有名字,叫作Kako。明信片的主人似乎都很喜爱Kako,便是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也要填上地址,寄给朋友,好让它们也瞧瞧Kako圆滚滚的身影。这些明信片去了维也纳,也去了马赛,最终又回到巴黎这地摊上来。
    我不知道这些明信片的年份,邮戳上也未见到时间,只知道他们很旧了,绝不是本世纪的产物。明信片的主人在那时写下朋友的名字,将它投进了信箱里,中间有什么故事我不知晓,只知道摊主的小摊子上盛了许多这样的信件。写信的人或许已经静静地躺在某个墓园里,而信件还停在这不起眼的角落,等人来读它。只要这个小摊还在,便会有人一直写信给这个世纪的我们。
      另一个摊位是个首饰铺子,主人家是一对60岁左右的老夫妻。女老板总是在挂满耳环手链的商铺里穿梭,迎接客人。男主人虽是个壮汉,但唯一的作用是擎着镜子呆呆愣愣地站在一边儿。当有人向他问价时,他茫茫然不好答话,只能去拉扯老婆的袖子。女人如果忙得脚不沾地时,会心烦意乱地骂他,这位先生只好委委屈屈地缩脚,把镜子举得更高些,全当自己是个大块头的镜托。
      女士这样忙碌也是有原因的,她很挑顾客,一串银手链如果在顾客手上显得大了,她便眉头一皱将此缺点说出来,这是不愿卖的意思。在她的观念里,不是人挑手链,而是手链择主,只求得有人能将它戴得刚刚好,而这位女士只是这些老物件的经纪人,替他们开口传达意见。若是来了有缘人,等他付款后,女人会给他仔仔细细讲解这件东西的前世今生,便是连接处芝麻大小的一个印章也要翻来为他讲解。我从她那买过一条项链,链子来自19世纪,可吊坠却是20世纪的。如果她不讲,我怎么知道是哪几个时代的主人也如我一样喜爱它呢。这些死物,因为包含故事、沾了生气才活起来。
      流浪集市也很有意思,它在这个城市里流浪,每周的地点都不一样,只要提前一个月填表申请摊位,人人均可参加。所以这些摊位的主人都是些普通人家,卖的也都是普通玩意儿,破碗旧锅、过时衣衫、仿金似银的首饰、掉漆的勋章……当代家庭生活中的种种细节,都陈书于摊面上。我许多朋友都很爱这些摊位,他们觉得奇遇说不定就藏在这些凡夫俗子的摊位上。
      一位朋友在这里淘到过一卷胶片,拉开一看,是天体爱好者裸着身子在做广播体操,一群七八十岁头发花白精神抖擞的老头子老太太在沙滩上对着夕阳奔跑,真是了不得的东西,吓得他从此将这卷旧影束之高阁。另一位朋友经常淘到“好宝贝”,其中有自带吸管的玻璃杯、能够照亮方圆百米的超级大灯泡、针管似的铁爪,最厉害的是一架全新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的家用电疗仪。这位朋友勇于尝试,亲自检验质量,产品疗效尚未可知,现实却是在家被电到抽搐。可他满不在乎,只盼着再接再厉,好在这些摊位上再创辉煌。
      我觉得最残忍的,莫过于看见有小朋友在卖自己的玩具。虽然年岁渐长,许多玩具都不适合玩了,但也是他童年回忆的一部分。四五岁的孩童叽叽咕咕,就要将陪伴其许久的伙伴售出,他眼里滴溜溜尚有泪珠却坚持喊出一口价。等到他做完几笔生意后,就很熟练了,不仅同顾客介绍哪几个玩具应当怎样配着玩,遇上谈得来的朋友还一折再折,用那不大灵光的数学算出个近乎白送的数字,只千叮咛万嘱咐对方一定要善待它们。小朋友一脸邀功似地看向母亲,母亲也不多话,一脸严肃地告诉他:你才是玩具的主人。
      是呀,这些地摊上摆着的破铜烂铁,哪个不曾有过主人呢?曾经无比珍爱的东西,今日能托付给旁人,也算故事多了个有趣的章回。从这些家庭旧货中实能看出原主人的秉性,善户怪咖耶?恶人蠡虫耶?有的人卖的书要厚些,有的人卖的画儿多些,有的人家里光不同式样的银刀叉就存着好几副,有的人同一款大衣就购入好几套。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收集癖,跟松鼠似的,消费才可填满内心的空洞。而来逛这些摊位的人也是预备冬储的松鼠,想着花几个小钱好屯些有用没用的东西,这些半新不旧的家什经历几个时代在这些小摊上流转,原本乏味了的生活又变作新鲜瞧不完的光景。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自贡文学网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自贡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